戴高帽的猫—译文童书之苏斯博士经典童话 购买→ ←查看
有4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27670次
 
其他
启蒙读物
文学
教育
自然百科
卡通漫画
人文社科
艺术
语言
体育
电脑网络
工具书
电子出版物
不区分
 

 

 
 
戴高帽的猫—译文童书之苏斯博士经典童话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美)苏斯博士
任溶溶

上海译文 2002年09月 出版

暂无库存。

原价:18.0

开本:16 装帧:软精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9~12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美国童书大师苏斯博士的经典童话图书5种:《戴高帽的猫》《1+26只戴高帽的猫》《我看见了什么》《绒毛树》《鬼精灵》。 
适合年龄:3-10岁 
红泥巴评价:叙事能力 10分 画面和谐 8分 风格特征 10分 
 
说明:苏斯博士创作过不少图画书,其中一部分是他自写自画的,一部分是他写别人画的。这5本是他自写自画的。他的书大致上有两类,一类是纯粹的图画故事,一类是专用于教孩子学语言的。 
 
从图画上来说,我认为苏斯博士并没有追求图画本身的完美,如果离开整本书,图画很难作为作品被欣赏。他的图画书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他的风格。随便拿一本他的书,即使我们事先并没有被告知作者是谁,也可以很容易猜到是他的书。我想,这就是风格的含义所在。 
 
苏斯博士画的故事很夸张,有点儿怪异,肯定有一个主要的形象,在书里无处不在。这个形象变形很严重,所以很有特征,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人物的言行疯疯癫癫,语言一个劲儿地重复,却又变化多端,颠来倒去。他画的图不是追求被“欣赏”的,而是讲故事的,图画里有许多的细节,几乎每样东西都是变形的,所以无论是整体还是细节都让人感到很古怪。用“古灵精怪”来形容他的图画书很合适。  
 
戴高帽的猫是美国家喻户晓的童话人物。作品通过滚雪球的方式,将闹剧故事推向高潮,不但有趣,而且刺激。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一天深夜,苏斯博士偷走了孩子们的心 (摘自彭懿·《幻想教室》 )
    去年还是前年了,看过一部名叫《格林奇偷走了圣诞节》的电话,它又被译成《圣诞怪杰》或是《鬼精灵》,是好莱坞喜剧明星金·凯利主演的,讲的是一个名叫格林奇的绿毛精灵的故事。它偷走了村民们所有的圣诞礼物和圣诞装饰物,以为人们会沮丧,但结果却让它大失所望。虽然没有了圣诞礼物,人们依旧那么快乐,整个村子依然飘扬着悦耳的圣诞歌声。它这才意识到,人们心目中有着比圣诞礼更重要的东西…… 
    看电影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过,这部电影竟是根据一本同名图画书改编而成的。 
    连写带画这本书的人,是个大胡了的美国人,名叫Dr.Seuss,一般译为“苏斯博士”,但因为他是一位德裔,所以也有人依照德语发音译成了“索伊斯博士”。 
    不过,苏斯博士只不过是他的一个笔名,他的本名叫西奥多尔·苏斯·盖泽尔。他开始写童书的时候,因为需要一个笔名,就好玩地用上了“苏斯博士”。其实,他并没有得到过博士学位。扣来他幽默地说:“我爸爸一直希望看到我的名字前面能冠上‘博士’,我就加上去了。我这样做,我想至少省了他上万块钱。”这要是换了一个地方,比如在我们这里,说不定会遭到谴责,因为有“伪造”学历之嫌,但美国人不但宽容了他,他的母校达特茅斯大学还在1955年他51岁的时候,真的授予了他博士学位! 
    我们还不熟悉他,然而,苏斯博士作品中译本的导言上却明明白白地写着:对于美国人来说,他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儿童文学作家和插图画家。 
    我手头上正巧有一本日本出版的厚厚的《英美儿童文学》,我翻了一下,上面果然有这么一段让我大跌眼镜的话:“在美国的孩子中间,苏斯博士是仅次于马克·吐温、卡洛尔的有名的作家。”马克·吐温就不用我说了,卡洛尔就是大名鼎鼎的《阿丽思漫游奇境》的作者。好险,我们差一点就错过了! 
    数字也许更能说明问题。 
    他的《戴高帽的猫》,迄今为止已经销售了722万册;《绿鸡蛋和火腿》,销售了814万册;而“小孩学读书”(Beginner Books)系列,到1970年为止,仅仅是在美国本土的发行量就达到了3000万册之巨。 
    他所有作品的总销量,早已突破了2亿册。 
    苏斯博士的书,如果按照我们这边的说法,应该全部归入“图画书”之列。所以,与其说他是儿童文学作家和插图画家,还不如称他是图画书作家更恰当吧!他一生创作过《我看见了什么》《戴高帽的猫》《1+26只戴高帽的猫》《鬼精灵》等四十多本书,绝大部分都是自写自画。 
    与后来《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一样,苏斯博士的处女作也曾屡遭拒绝。他的第一本书《我看见了什么》,说的是有一个小男孩每天去上学时,爸爸总要对他说:“你把眼睛张张大,看能看到些什么。”可他一说他看到了什么,爸爸就瞪着眼睛狠狠地说:“别把小鱼说成巨鲸。”那么,今天回家,对爸爸说点什么呢?小男孩在桑树街看到了一匹马拉车,于是,他的想像力就飞翔起来了!他先是把那匹马换成了斑马,又觉得不过瘾,换成了驯鹿、大象,还嫌还够,又在大象的一左一右添上了两头长颈鹿。最后,大角和长颈鹿拉着一车铜管乐队,地上有警察护驾,天上有飞机撒糖果,连市长也出来了……要不是快到家了,没有时间了,他还会再接着一路想下去。他咚咚咚地冲上台阶,他觉得自己伟大极了,因为这是一个没人能胜过他的故事。迎接他的,是爸爸那冷冷的声音:“你把凳子拉过来,告诉我,你在放学的路上都看到了什么?”要说的事太多,小男孩一下子不知从哪里说起好了。爸爸皱了皱眉头:“是没东西可看吗?没有东西能让你兴奋,或者让你心跳吗?”“没有,”小男孩的脸红得像一个红萝卜,“街上就只有一匹普普通通的马,拉着一辆普普通通的车。”这样一本揶揄大人忘记自己童年、扼然孩子想像力的好作品,出版商却说它不会有任何读者。苏斯博士一连遭到了27位出版商的拒绝,后来还是他的一位好友出版了此书。想不到一炮打响,挑剔的评论家对它赞不绝口:“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一本过目不忘的图画书。它是如此的独创,如此自然地就唤起了孩子的幻想力。” 
       《牛津版世界儿童文学百科》中,对苏斯博士的作品有如下这样一段评价:“不论是文体还是画风,都受到了漫画与卡通的强烈影响。为了表达激烈的行动或感情,人及物被写得伸缩自如。虽然还不够幽默,但却十分巧妙地写出了韵文的故事。全盛时期的作品,场面、人物及影色,都有丰富的创意。” 
    与一般的图画书不同,苏斯博士的作品还有这样一顶桂冠:全美国儿童提高语文和作品水平的教辅读物。 
    这其实是苏斯博士作品的一个最重要的特色了,他创作一本图画书,往往把字汇减少到最低限度。比如,《戴高帽的猫》仅用了223个词汇,《绿鸡蛋和火腿》仅用了50个词汇。20世纪50年代,美国小学生的语文水平普遍低下,可能是因为教科书太枯燥乏味了吧,于是在兰登书屋的邀请下,苏斯博士与妻子等人一起策划了一套“小孩学读书”系列丛书,就是用最少、最简单的词汇写成一个好看的故事。他获得了成功,这套丛书成了美国儿童读书教育的辅助读物,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直到现在仍然受到美国孩子的喜爱,经久不衰。 
    不过,苏斯博士的图画书不好译,这套书的译者任溶溶先生在给我的一封短信中就道出了其中的困难:“Dr.Seuss写的都是儿童诗,大都玩文字游戏,如《戴高帽的猫》,原题是“THE CAT IN THE HAT ”,很顺口好玩,我勉强想出‘帽’与‘猫’押韵。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文字游戏,没法译,之五本书是从十多本书中挑出来的。”可以这样说,如果苏斯博士的作品不是有了任溶溶先生朗朗上口而又传神的译文,一定会大打折扣。 
    去买一套苏斯博士的图画书吧!这套书,是上海译文出版社花重金为我们买来的,千万不要错过! 
  • 摘自《让孩子着迷的101本书》 (阿甲 )
    【戴高帽的猫】 
        苏斯博士(Dr. Seuss,1904-1991)在美国可是位响当当的人物,在20世纪60年后长大的美国人,没读过他写写画画的图画故事书的,实在很罕见。不过,直到2002年它的图画故事书才引进到中国来,他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还很陌生。 
        我第一次遭遇苏斯博士时,就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我曾经听说过苏斯博士的大名,所以第一眼见到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的苏斯博士经典童话时,有一种惊喜的感觉。翻开一看,图画多少有点古怪,特别的夸张;读上几段文字,是韵文却不是诗歌。一看译者,任溶溶——信心的保证!这位老翻译家也是位儿童诗人,这部译作的文字与他的诗集《我是个可大可小的人》多少有些相似。好的,再不犹豫,五本书全部拿下,送给三岁的女儿做生日礼物。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在女儿午睡前给她读苏斯博士。我们选中了《戴高帽的猫》,因为这个故事里有小动物、小孩子,还有小精灵,看来很适合在睡前读给孩子听。不过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 
        “太阳不出来,/ 下雨出不去。/ 只好待在家,/ 天又冷,又下雨。/ 我和妹妹两个,/ 只好这样闷坐。/ 我对妹妹说:/ 真要有点事情做做!” 
        坦白说,虽然是韵文,但读起来很有点费力,韵律和节奏有些生硬。于是我选择了相对夸张的读法,不再去寻找韵脚,只是用跳跃感较强的语调读故事本身,不知不觉带上了一点顽皮的味道。 
        这也的确是个非常顽皮的故事:在一个阴冷的下雨天,妈妈把一对小兄妹留在了家里,他们百无聊赖,真想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于是一只戴高帽的猫出现了。他给小兄妹变戏法,把书、蛋糕、金鱼缸、雨伞等等,反正是家里能找到的东西都用上,叠放在十个手指头上,再踩着皮球,跳上跳下。当然这些东西最后都摔了一地。这还没完,他从一个红色大木箱里放出一对小精灵,这对小精灵在家里放起了风筝,风筝上挂着妈妈新买的连衣裙…… 
    故事有61页,但文字不多,很快就读完了。照惯例女儿应该进入睡眠程序,可她却说:“我还要讲一个”。我很温和也很坚决地拒绝了。于是她开始大嚷,一声比一声高,那阵势让我想起了《淘气包埃米尔》里睡觉要戴帽子的埃米尔。这种情形以前从未有过。 
        为了整个小区的安宁,我只好拿起另一本《1+26只戴高帽的猫》,继续讲这疯狂的猫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戴高帽的猫更是“无法无天”了:他在一个下雪天又跑到小兄妹的家,从帽子里变出25只戴高帽的猫来,一伙猫先后弄脏了浴缸、妈妈的白裙、墙壁、爸爸的皮鞋、床单、电视机,接着把整个院子的雪都染成了红色。就在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他又变出最后一只看不见的猫,“轰”的一声,一切回归原样! 
        这个故事可让女儿开心了。她从被窝里爬出来,床上床下,蹦蹦跳跳。我终于明白:午觉是泡汤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个教训:不是所有童话都适合在孩子睡前读的,尤其是苏斯博士这家伙的童话。 
        这个“可怕”的苏斯博士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于是我开始到处搜寻,试图了解他和他的作品。 
        苏斯博士是美国人最引以为傲的几位儿童文学作家之一,在白宫发布的美国文化“梦之队”中,他的名字与《夏洛的网》的作者E.B.怀特、《大草原上的小屋》的作者槐尔特并列。他同时还是一位画家。他的图画书美国人自己也评论为“疯疯癫癫的韵文和古里古怪的画”,大家对他的喜爱也同样疯狂,有人甚至模仿他的风格编撰怪异的电脑使用说明书! 
        在给孩子写写画画的大家里,苏斯博士肯定该归入一种另类。他很彻底地把孩子当作大人一样对待,最大限度地“放纵”他们:让他们痛痛快快地“胡说八道”,让他们痛痛快快地“大闹天宫”。他甚至敢于激发他们潜意识中被压抑的自我,不惜以躁动和不安作为代价。 
        作为成年人,我们该如何看待孩子们从苏斯博士那里品味到的淋漓的痛快?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苏斯博士的书在美国童书常销书排行榜中长期位居前列,他的作品总销量已经突破了2亿册。更为有趣的是,他创作的帮助儿童学习语言的图画故事书,被美国教育部指定为阅读辅导读物。还是俗语说得好:“什么样的林子,出什么样的鸟。” 


会员书评
  • 真正的阅读 (pxmpxmcn ·2006年05月 )
      杭州的五月天连绵下着雨,洁洁皱着眉头,凝视窗外,嘴里低低地念叨着:“太阳不出来,下雨出不去。/只好待在家,天又冷,又下雨......”三岁半的她语气里满是淡淡的忧伤。我站在她身后,不由地“扑哧”笑了出来,小家伙居然会即景生情了。 
        每晚的睡前故事,都是洁洁自己挑的。我给出一个前提:“今晚时间还早,你表现又不错,我们可以讲3个故事!而且可以选长一点儿的!”或者,“今天太晚了,我们就讲一个短一点儿的故事吧。” 
        自从认识了苏斯博士,长故事里就必有一本他的作品。在阅读苏斯博士作品时,洁洁的表情反应与讲其它故事时的样子,截然不同。首先是她眼睛里的光,那眼里会泛起一种惊喜的亮光闪闪烁烁。然后是视线,她的视线会随着语句,在画面上来回上下求索。当戴高帽的猫玩起了“金鱼节节高”:“‘快看我!好好看着!’猫说道。‘我的帽子顶着茶,现在再加蛋糕!一本书上加一本!金鱼顶到天花板!伸出脚来顶牛奶!手指尖上顶只船!看我!能在皮球上跳下跳上!还不止这样!噢,不止,还不止这样......”看!洁洁的眼神跳起了舞蹈!多美妙!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都被她捕捉到眼里,看进心里。时而她抿嘴微笑,时而她点头致意,时而她又仰头大笑!我侧目偷看到她的神情,不禁忘记了朗读,只管停下来痴痴地看她。“读呀!你怎么停下来了?快读啊!”女儿急切地催促我,我又继续读下去,心想:“这就叫做真正的阅读吧!” 
        衷心感谢苏斯博士!向他致敬!
    书评人打分: ★★★★★
  • 下雨出不去 (虎助的尾巴 ·2004年11月 )
    今天下雨,不能出去,这可真让人心烦,本来说好去世纪公园看菊花展,现在只有呆在家里。我叫女儿画蜡笔画,她直摇头,我叫她背单词,她忙摆手。我只有拿出《戴高帽的猫》,挑这么个日子读这本书,不仅是我在家庭教育上黔驴技穷,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对这本书的绘画风格实在没有把握,往常女儿偏爱比较细腻比较温馨的绘本,对于这种有点荒诞有点另类的绘本她能喜欢吗?不过,好在故事的开头跟我们眼下的情景颇为相似,“太阳出不来,下雨出不去”,听着听着,女儿兴奋地从我手中抢过书,自己看起来,一边看一边笑,合上书时她的嘴巴还没有合拢,也许在她的心里也希望有只戴高帽的猫来我们家闹一闹,好排解一下她的无聊。没想到她的嘴里说出来的话竟然让我吃了一惊,她说,这个故事有意思,还有点绕口令的味道。小小年纪的她居然体会到翻译任溶溶老先生的匠心。 
    于是,我又献宝似的拿出《1+26只戴高帽的猫》,她倒不急着看,自管自猜起来,一定又是一个下雨天,为什么是26只猫呢?带着问题她翻开书,这一回书里下起雪来,她高兴地叫着,好象自己就是那只戴高帽的猫又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当读到小猫A的出场,她开心地跑到我的面前:“妈妈,我知道了,为什么有26只猫,英文里有26个字母。最后出来的一定是小猫Z。”全部读完了,我的女儿非常不满意作者苏斯博士的疏忽,第一集里的金鱼到哪去了?看来下一个下雨出不去的日子里,我们俩又有新的事情可以做了。 
    (虎助妈)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