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斯特林格优秀幻想小说——脑袋里的小矮人 购买→ ←查看
总点击数10459次
 
其他
启蒙读物
文学
教育
自然百科
卡通漫画
人文社科
艺术
语言
体育
电脑网络
工具书
电子出版物
不区分
 

 

 
 
涅斯特林格优秀幻想小说——脑袋里的小矮人
Der Zwerg im Kopf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奥)涅斯特林格
夏阳

人民文学 2003年01月 出版

暂无库存。

原价:10.0

装帧:平装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9~12岁 12~15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小姑娘安娜父母离异,法院将她判给了爸爸,但是她每天下午则与当演员的妈妈在一起。每个周末,安娜轮流和爸爸妈妈度过。一天,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头戴紫色帽子的小矮人从安娜的耳朵钻进了她的脑袋。安娜吓坏了,又哭又闹又让爸爸掏耳朵,小矮人就是没有从她脑袋里钻出来。从此小矮人住在了安娜的脑袋里。小矮人知道安娜的所有想法,随时毫无保留地加以评论,并且提出各种建议。安娜怎么办呢?她能不能接受小矮人的意见呢?安娜的爸爸妈妈对她脑袋里的小矮人有什么反应呢……
 
红泥巴推荐级别: ★★★★★

关于本书的成就与赞誉
    本书曾在德语国家荣获过各种儿童文学大奖。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内容摘引

安娜的脑袋里面有这个小矮人不止一天两天了。几天前,安娜刚过完她的六岁生日。一天晚上,安娜站在自己的床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铺她的印花鸭绒被,这时她发现了小矮人!小矮人坐在被子上一朵艳丽的玫瑰印花中间。他可真小,把他头上戴的紫罗兰色的尖顶软帽算上,也大不过安娜小手指的指甲盖!小矮人在说话,但他的声音太小了。安娜为了听清他到底在说什么,就用大拇指和食指把他捏起来,放到耳边。这下安娜听清楚了,小矮人正在大哭大叫:

“小心一点不行吗?见鬼,我都快被你捏碎了!”

安娜赶快把他放到耳朵眼旁边,松开手。还是不行,小矮人马上又哭喊道:“你疯啦?知道吗,我在这么高的地方头晕!”小矮人真是怕极了,生怕从安娜的耳朵上掉下来摔个粉身碎骨。他用小指甲死死抠住安娜的耳朵,这可把安娜疼坏了,她尖叫着,疯了一样地甩头,想把小矮人从耳朵上甩掉。但她没能把小矮人从耳朵上甩下去,反倒把他甩进了耳朵里,小矮人完完全全地掉进了她的耳朵里!他的小帽子却丢在了“半路”上。安娜不停地尖叫,用手指在耳朵眼里掏来挖去,只掏出来那顶小帽子。小矮人已无影踪。

安娜连忙跑去找爸爸。爸爸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给安娜补她的那双红短袜,袜子的后跟让安娜穿出一个大洞。

“爸爸,爸爸,有个小矮人钻进我的脑袋里了!”安娜大喊大叫道。

“快把他揪出来!”爸爸放下手上的针线和袜子,边笑边说。 

“可他跑到里边去啦!”安娜一面哭叫,一面用手拍打自己的左耳朵。

“不要紧,”爸爸还是边笑边说,“脑袋里有个小矮人也不是什么坏事情。从今天起,每天晚上他来给你讲故事,我保证他一定比我讲得好!”其实,爸爸根本没把安娜的话当回事儿。这一定又是安娜想出的花招,他想,为了拖延时间不上床睡觉,她的花招层出不穷。

“臭爸爸,不跟你说了!”安娜绝望了。她从针线筐里拿出一根钩针,想把小矮人从耳朵里掏出来。爸爸连忙从她手上夺下钩针。“傻瓜!”他喊道,“刺破了耳膜,你就聋了!”

“可是我得把小矮人弄出来啊!”安娜开始抽泣。

爸爸注意到,安娜不像是在做恶作剧。他把安娜抱到走廊上,从柜橱里拿出一个大手电筒,打开来对着安娜的左耳往里照。

“哪儿有什么小矮人啊,我要是说谎,不得好死!里面除了耳屎,什么也没有!”

安娜不再哭闹。爸爸把她抱回房间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然后在她鼻尖、脸蛋和嘴上亲亲,关了灯走出去。安娜的房门,按照她的意愿有意开着,否则,她不肯睡。

安娜躺在黑暗中想:也许那个小矮人在我往客厅里跑的时候,已经从我耳朵里掉出去了;也许他现在正躺在地板上不知什么地方呢。我应该找到他,也许他受伤了……想着想着,安娜睡着了,刚才的一场大哭把她真的哭累了。

 

第二天起床后,安娜顾不上吃早饭,就开始寻找小矮人。她趴在地上把家里找了个遍。所有的角落她都找了,也没有发现小矮人。这时,她注意到爸爸的屋子中间立着的吸尘器。糟糕,爸爸今天吸过地了,小矮人准是被吸进去了!

安娜打开吸尘器的盖子,取出集尘袋,里面除了灰尘就是脏东西。安娜拿着它跑进卫生间。她把浴缸的塞子塞上,把集尘袋里的脏物小心地倒进浴缸。灰尘四起,浴缸里灰糊糊的一片!四颗玻璃珠,三只曲别针,两枚硬币和一根大头针二—安娜从垃圾里就发现了这些玩意儿,但安娜仍不甘心。这时,爸爸走进浴室。“噢,老天,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活啦!”他大吼大叫起来,“你的脑袋里难道全是糨糊吗?!”

“我在找小矮人呢,”安娜怯怯地说。

爸爸听也不愿听,他怒气冲冲地拔掉塞子,打开水龙头,脏东西漂起来,把下水口给堵死了。爸爸跑到厨房拿来一瓶盐酸清洗液,把它一股脑倒进下水口,盐酸液吱吱作响着泛起泡沫,气味刺鼻,浴缸里的脏东西被渐渐溶化了。

安娜在一旁想:就算小矮人从我耳朵里掉出来没有摔得粉身碎骨,就算他被吸进吸尘器里没有让脏东西闷死憋死,就算他在浴缸里侥幸没被淹死,那他现在也完了——被盐酸烧死了,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她扒着浴缸的边弯下身子,对着吱吱作响、气味刺鼻的泡沫轻声嘀咕:“安息吧小矮人。阿门!”

爸爸重又打开水龙头,哗哗哗,把盐酸清洗液冲得一千二净。“我对你起誓,”他说,“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我就把你交给别人领养!我说到做到!”

“那我至少能换一个好爸爸,”安娜跑出浴室,她在想,对于小矮人的死,她到底是该喜还是该悲呢?想了一会,她决定不必悲哀:从一开始,那小矮人对她就不够友好,而且他是那么一丁点大,还那么娇气!有谁会稀罕这样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在高处还头晕的小矮人呢?!再说,我本来也不想跟小矮人之类的有什么关系嘛!

 

两星期后的一天,安娜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专心地用五颜六色的木珠串一根长长的珠链,突然听到脑袋里有人在打哈欠——一连三声,响亮清晰。又听到小矮人说:“现在我好像睡足了!”

这是那种每天需要很多时间用来睡觉的小矮人,他们往往一睡就是一两个礼拜,有时一两个月甚至更长;他们醒着的时候却不多: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除非迫不得已,很少清醒超过一小时。在极特殊的情况下,他也能做到一整天清醒不睡,当然这对他来说,既违背他的意愿,又违背自然规律。

安娜吓了一大跳:见鬼,小矮人没死呀!

小矮人说:“我觉得你这人很不够意思,怎么净盼着我死啊!”

安娜没敢出声:这该死的家伙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小矮人马上说道:“嘿,拜托,我就住在你的脑袋里,当然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安娜差点又要开始尖叫和甩头。但这对已经在她脑袋里的小矮人还有什么用呢?——安娜对这一点已经想清楚了。这会儿爸爸还没下班回家,家里只有布劳乃斯太太——她每天上午来打扫卫生做午饭,照看安娜。这位布劳乃斯太太最听不得孩子吵闹,安娜一吵闹,她就怒气冲天。再说,对“脑袋里有小矮人”这种事,布劳乃斯太太只会比爸爸更觉得不可理解。

安娜脸色苍白地僵坐着,手中的珠链滑落下来,五颜六色的木珠撒了一地,有几颗慢慢地滚到过道上。刚好,布劳乃斯太太从客厅走到过道里,一脚踩在一颗珠子上,身体便腾空“飞”了起来,屁股着地重重地摔在厕所门外。“噢,天哪!”她痛苦地呻吟不止。当她从屁股下面摸出两颗珠子时,顿时火冒三丈。她爬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安娜的房门口,伸出手中的那两颗珠子大吼大叫道:“都是你干的好事,害得我尾骨都摔伤啦!谁想得到啊,干这份照看你的活儿竟会有生命危险!”

安娜不答话,仍是小脸苍白地坐在那儿,全身僵直得像截树桩子。

“你至少也该向我道声歉吧,”布劳乃斯太太仍喋喋不休,“看来,是没有人教过你礼貌规矩啦!”见安娜不做声,布劳乃斯太太转身走回过道,一边捡撒了一地的木珠子,一边唠叨:“对付这样的孩子,非得有船缆那么粗那么结实的神经!危险补贴,痛苦赔偿金这次全都不能少。这也实在太过分啦,不行,我得找份别的工作!”

“最好今天就去找!”小矮人在安娜的脑袋里面说,“这个唠唠叨叨的老女人简直就像一块用烂了洗里响起了哈欠声,一连三声,清楚,响亮。小矮人睡着之前没忘了嘟囔一句:“千万别打喷嚏呀,拜托。你一打喷嚏就把我吵醒了!”

如果说,当初安娜被小矮人的出现吓坏了,现在她可是欢天喜地:脑袋里有个小矮人真是妙不可言!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幸运,都有这种非凡的童年经历呀!——她想。

小矮人没做声。安娜相信他已经睡着了,她听得真真切切,他在轻轻地打呼噜呢。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