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斯特林格优秀幻想小说——冻僵的王子 购买→ ←查看
有1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10534次
 
其他
启蒙读物
文学
教育
自然百科
卡通漫画
人文社科
艺术
语言
体育
电脑网络
工具书
电子出版物
不区分
 

 

 
 
涅斯特林格优秀幻想小说——冻僵的王子
der gefrorene prinz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奥)涅斯特林格
任庆莉

人民文学 2003年01月 出版

暂无库存。

原价:7.8

装帧:平装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9~12岁 12~15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国家。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把这个国家的领土分为两部分。国王和王后关系不和,整天吵架,最后不得不离婚。国王统治大河右岸,王后则迁居大河左岸。他们只有一个儿子,两个人都不愿放弃。小王子左右为难,既想跟着母亲又舍不得父亲。他戴上智慧冠,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把自己的床架在大河最窄的地方,每天夜里,他就睡在母亲和父亲的领地中间,夜里,国王和王后从河的两头争夺王子,把王子的床拉散。结果,王子掉进了河里漂走了。王子在大鸟国获救。但不久又遭绑架,被坏人关进了地窖。一只长相奇特的怪物解救了他,送给他一个会飞的枕头。又经历了千难万险,王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但是国王和王后还离婚吗?还吵架吗?小王子最想知道其答案也最怕知道其答案……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冻僵的王子遇上会说话的树 (阿甲 )
    据说这可能是一棵树写的故事,说的是一个离家出走的王子和他的离婚又和好的爸爸妈妈的故事。后来人们砍伐这棵树的时候,从树冠上掉了一本书,里面的文字是用绿墨水写成的,开头写着: 
     
    “有一天,一个冻僵的王子从天上掉了下来……” 
     
    但我不敢肯定《冻僵的王子》的故事一定是那棵树写的。在童话故事里,一棵树会讲话并不稀奇,可是说它会写书,那可太不可思议了。而且还写得那么好看,让大人和孩子都爱不释手。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我敢向你担保,它肯定是一棵了不起的树,因为它特别有见识。当王子的爸爸妈妈,也就是别人称呼国王和王后的两位,跑到王子的面前请求他回家时,这棵树说:“给孩子带来这么多苦恼的父母,应该钻到洞里去!”这话就像闪电一样击中了国王和王后,令他们羞愧难当。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小的王国里,生活着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家三口,国王、王后和他们的儿子弗兰茨。王国虽小,但也有山谷、森林、绿地和田野,还有一条小河自北向南从王国的中间流过。 
     
    他们一家住在王宫里,有料理家务的男女仆人,还有烧菜做饭的御厨,日子过得蛮不错。王子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他们常说:“弗兰茨是我们的全部幸福!”他们的确非常爱他,他也深爱着他们。但可惜好景不长。 
     
    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知为什么,国王和王后特别喜欢吵架,他们动不动就高声对骂,吵得邻近几个国家的人都听得见。到后来,他们见面除了吵架一句话也不说。王后说,这都是国王的错,害得她生了胃病;国王说,这都是王后的错,害得他生了胆病。 
     
    胃病和胆病差点儿要了王后和国王的命。终于有一天,他们一言不发,各自戴着智慧冠坐在宫殿里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这智慧冠可了不得,一戴上人就变得特别聪明,蓝色的智慧火花从头顶向外喷射,远远看上去就像放焰火。如果你考试的时候也能带一顶,保证任何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面对难题,王后和国王终于想出一个答案:离婚!为了王后的胃和国王的胆,只有离婚一条路。他们决定沿着那条河把王国分成两半,王后搬到河的左岸,国王留在河的右岸。这看来是个好办法。可是新的难题又出来了。弗兰茨应该跟着王后住在左岸,还是跟着国王住在右岸呢? 
     
    王子躲在宫门外偷听。他听妈妈说:“离了婚王子应该跟着我!”爸爸却说:“我认为他应该跟着我!”然后他们又大吵起来。 
     
    跟妈妈呢?还是跟爸爸呢?这对于弗兰茨真是个难题,因为他真心爱妈妈,也真心爱爸爸。于是他把妈妈和爸爸的智慧冠偷过来,一起戴在头上思考。好家伙!这下可不是喷火花那么简单啦。当两个王冠套在一起的时候,砰的发出了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深红的、有着三个尖角的思想火花喷射出来,飞向房顶,然后一阵暴雨般的火花四处溅落。那阵仗,就像是电闪雷鸣。 
     
    弗兰茨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请御厨帮忙,一起把床抬到小河上,床头架在河流的左岸,床脚架在右岸。他向爸爸妈妈宣布:“今后,我一天夜里把头睡在妈妈的王国,一天夜里把头睡在爸爸的王国!”这时正值冬季,寒冷刺骨。国王和王后想把弗兰茨拉上岸,一个拉床头,一个拉床脚,两人都很有劲,可是谁也不肯让步,结果床被拉断了。王子睡在床板上,被激流卷走,转眼就消失在河流中。 
     
    弗兰茨会被淹死吗?当然不会。如果是那样,后面的精彩故事就不会发生了。后来呀,弗兰茨漂到一个大鸟国,差点被恶鸟捉住,逃到森林里,又被两个骗子绑架。幸好有一个古怪的家畜送给他一个会飞的枕头,让他逃出魔穴。王子在空中飞呀飞,在寒夜里冻得浑身僵硬,最后飞到一个小岛上,掉在一棵神奇的树的面前。 
     
    后来的故事更加不可思议。一个老人救了冻僵的王子,而这棵神奇的树却帮弗兰茨把他的爸爸妈妈找来,它让他们羞愧,也想办法让他们重归于好。最后一幕可温馨啦。国王和王后把弗兰茨带回家,还各自带回一根树枝。每当他们忍不住想吵一架时,就会从树枝上摘一片树叶放到嘴里。哈哈,什么气儿都消了! 
     
    你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吗?反正我相信。希望所有不愉快的孩子都能遇上这棵神树。 


内容摘引

家畜讲完梦幻洞的故事,弗兰茨王子还是睡不着觉,因为从地窖不断地传来咒骂和敲门的声音。

弗兰茨王子问:“这两个家伙怎么办?”

家畜说:“明天早上,我把门栓打开。我毕竟还需要他们,因为我靠着他们的垃圾生活得很舒服。”

王子这下就放心了,他心肠好,觉得不能让那两个骗子一直在地窖里忍饥挨饿。他搂紧了家畜,低声说:“也许他们会变好的。”然后就进入了梦乡。

当家畜亲吻他的两颊时,弗兰茨王子才醒了过来。“夜幕降临了,”家畜轻声说,“旅行可以开始啦!你自己多多保重,不要把我忘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王子说,“我很想请你跟我一起走。我的父母为了感谢你一定会给你封个贵族爵号的。”

“可惜这不行!”家畜叹了口气说,“这个枕头承受不住我们两个。再说,一个老态龙钟的家畜也不需要什么贵族爵号,它需要的是它熟悉的环境。”

弗兰茨王子独自爬上了房顶,家畜把会飞的枕头递给他。王子将枕头放在瓦上,打算坐到上面去。 

“你最好还是站着飞,”家畜建议说,“今天夜里不算太黑。乌云散开了,月亮出来了。你要是躺在枕头上,下面的人可能会看见你的腿在移动。但是如果你站着,别人就根本看不见你,以为枕头是一片飘浮的乌云。”

“我要是站着,一定会掉下去的!”王子说。

“你不会掉下去的!”家畜把头从房顶的小窗户伸出来说,“枕头会牢牢地吸住你,它就像是一块磁铁,你就像是一块铁器。”

“这是真的吗?”王子还有点担心。

“当然是真的,我是这座城市惟一讲真话的生灵。”家畜回答说。

王子站到枕头上去,打了一个哈欠,用手捂住嘴巴,说道:“晚安!”枕头鼓了起来,四个角扑扇着从房顶飞了起来。

家畜挥手告别,弗兰茨王子就像一只气球飞上了天空。

“先朝河那边飞,然后就往河的上游飞。”家畜大声喊道。

“怎么才能控制枕头朝哪儿飞呢?”弗兰茨王子也大声喊道。

“噢,天哪,这我忘记告诉你啦?”家畜大声说,“你注意听,这很简单,只要……”

家畜后面说的话,王子什么也没有听见,因为这时刮来一阵大风,卷住枕头在空中打旋。王子接连翻了好几个跟头,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不过,枕头倒是真的牢牢地吸在他的脚上,使他仍然在天上飞。

这阵大风过去之后,王子终于又直直地站在了枕头上,但这时候他根本就看不见家畜和那座房子了,甚至连那座骗子城的影子也没有了。王子看见下面的黑暗中有一条闪亮的长带,他想,这肯定就是河。但是,他不知道哪个方向是上游,是回家的方向。即使他知道方向,也没有任何帮助,因为他不会操纵会飞的枕头。所以,他干脆就随它去了,他想,等到天亮,我就可以看见我在什么地方了。要是我愿意,也可以降落,肯定不会比我刚才离开的那个地方更糟糕。

站在会飞的枕头上,在黑夜里飞行,实在不舒服。王子刚刚从空翻跟头中缓过气来,又被一块巨大的湿乎乎的雨云卷住。而且被卷得时间很长。当他从这块雨云中出来时,浑身上下湿淋淋的,感到越来越冷。很快,王子身上的湿衣服就变硬了,那是因为结了冰。

弗兰茨王子是在朝家的方向——北方飞,那里是寒冷的冬天。他飞过了三个王国,已经到了他家的邻国。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如果长期在这么冷的地方飞下去,他准会冻死的。他想:我的嘴巴也会被冻上的,我就既不能打哈欠也不能说“早上好”了,那时我就全完啦。

王子也不敢在漆黑的夜里降落。他想:谁知道我会降落在什么地方呢?也许会啪啦一声掉进湖里淹死,或者掉在一块尖利的岩石上,我的胸脯会被岩石刺穿。

因此,王子勇敢地在严寒中坚持到早晨。太阳从东方升了起来,这是一个晴朗无云的日子,王子看见他飞越的这片土地上覆盖着皑皑白雪。他看见雪中有一所小房子,小得就像一个火柴盒。房子的烟囱里正在冒着烟。

王子想:这里有人住,肯定很暖和。他一秒钟也不愿意待在空中了。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张开冻疼的嘴巴打了一个哈欠,费了更大的力气,才把冻僵的手拾起来捂住嘴。他使出最后一点力气,从颤抖的被冻紫了的嘴唇之间,挤出了一句话:“早上好!”

会飞的枕头降落得很快,弗兰茨王子感到有点耳鸣。那个像火柴盒的房子越来越大。王子看见房子的旁边有一棵树,绿色的树冠枝叶繁茂。王子还没有来得及对雪地里的树怎么会有绿叶感到惊奇,他就落到了地面,正好落在房子门前的擦脚垫上。

房门开了,一个老人站在王子的面前,他长着一个很长的鼻子。“哎呀,从天上掉到我面前的是什么东西呀?”老人大声嚷道。他抱起王子,走进一间温暖的小屋。壁炉里闪烁着火苗。

老人脱掉王子身上已经结冰的湿衣服,把他裹进一条暖和的被子里。他把王子放在一张大床上,说:“可怜的孩子,睡觉吧。睡觉总是有好处的。”

弗兰茨王子睡不着。他开始剧烈地咳嗽和打喷嚏。起先是那么冷,现在又是那么热。弗兰茨王子发起了高烧。烧得很厉害,他神智有些不清,又咳嗽又打喷嚏,还不断地说胡话。

他的手脚还乱挥乱踢。

就这样过了七天七夜。老人为王子擦身子,给他的头上敷毛巾,喂他喝草药茶,他一遍遍地擦去王子额头上的汗水,握住他的手,反反复复地说:“可怜的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到了第八天,王子不再手脚乱挥乱踢。第九天,他不再说胡话。第十天,他不再发烧了。第十一天,他不再打喷嚏,也不咳嗽了。第十二天,他完全康复了。弗兰茨王子只是感觉到有些虚弱和乏力。要是他从床上起来,就会感到头晕。

“很快就会好的,可怜的孩子,”老人安慰他说,“再有三天,你就能跑得像黄鼠狼那么快了。”

老人说得很对。三天以后,弗兰茨王子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有力气,他不愿意再躺在床上。他问老人:“请问,我的衣服呢?”

“别提你的那些衣服啦,”老人叹了一口气说,“你不可能再穿了。”

王子的衣服确实成了一堆破布条。因为爬家畜的通道,衣服被弄得很脏,还被撕破了,上面有许多窟窿。即使是用天鹅绒和丝绸做的最精美的王子礼服,也不可能经受得住冰冻而不被弄坏。

“不过,我有很好的衣服!”老人从箱子里取出一件带风帽的蓝色毛皮小外套。“这是我儿子许多年以前穿的。是我用一张蓝色狐狸皮缝制的。这是一只很大的蓝色狐狸,它想在死了以后做点好事,就在它的遗嘱里规定,用它的毛皮给他最好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儿子,做一件外套。现在你穿上它,蓝色狐狸肯定会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蓝色狐皮外套对王子来说正合身,就像是专门为他定做的。

“可是,我没有合适的鞋给你穿。”老人说,“我儿子的鞋磨得全是窟窿,我都扔掉了。”

“我可以不穿鞋。”王子说,“这件外套使我的上半身很暖和,下半身也不觉得冷。”

王子跑到门外的雪地里,向老人显示,他不穿鞋子也不会冻着的。

他又看见了那棵冬天仍然满是绿叶的树。

“喂,老爷爷,”他大声说,“这是什么树?它为什么没有落叶呢?”

老人来到房子前面,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要是在屋外给你讲,鼻子准会被冻掉的。”

王子跑进房子,坐在老人的旁边,认真听老人讲述关于冬天里的绿树的故事:

“这棵树是我在我儿子出生的那天栽的。我儿子发出第一声哭声时,我正好用脚把埋在土里的小树苗的根部踩紧。那会儿,这棵树就跟我儿子一般高。他们俩一起长,每年都长高几厘米。这棵树苗和其他所有树苗一样,夏天绿茵茵的,冬天光秃秃的。有一天,我儿子生了病。那是在盛夏。后来……”老人的眼里泛着泪花。“后来,他就去世了。在我安葬他的那一天——当时正是夏季,这棵树上的树叶突然全都落光了。我想,它有它的道理。我儿子和这棵树,是同生共死的。但是到了冬天,还在下着暴风雪的时候,这棵树却开始发芽了,从此以后,它总是和别的树反着生长。对它来说,冬天是夏天,夏天是冬天。它还对我说……”

王子打断了老人的话:“谁对你说?这棵树吗?”

老人点了点头。“就是这棵树。它从此开始说话。最初,我以为这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只不过是树叶发出的哗哗声。但是,在树叶落光了,没有一丝风的时候,它也说话。它的声音和我儿子的一模一样。”

老人擦掉眼里的泪水,继续说:“这棵树想的也和我儿子一样。我儿子很聪明,比我聪明多了。无论什么事,他都有主意。因此,我要是需要人出主意的时候,我就去问这棵树。你在床上生病期间,我每天都要听听树的建议。树对我说,应该煮哪一种茶,应该给你敷在什么地方。要是没有这棵树,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你救过来。”

“老爷爷,你认为这棵树也能为我出一个主意吗?”弗兰茨王子问道,“我现在非常需要有人给我出出主意。”

“这我知道,亲爱的孩子。”老人说。

“你怎么会知道的呢?”王子问道,“我还没有对你讲过我的苦恼呀!”

“不对,”老人说,“在你生病期间,你发着高烧,说了许多梦话。但都是胡言乱语,听不明白说些什么。我就去问这棵树。它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的父母,你的河上漂流,蓝色大鸟,漂亮姑娘,毛绒玩具熊,骗子兄弟,会飞的枕头。这棵树什么都知道。就像我儿子从前一样。”

“它也知道我的家在哪个方向,从这里去有多远吗?”王子问。

“亲爱的孩子,这连我都知道。”老人说。他走到窗前,在结霜的玻璃上哈出一个小小的窥视孔。

“我们现在是在一条河的一个很小的岛上,这条河自北向南流。”老人说,“河的左岸是你母亲的王国,河的右岸是你父亲的王国。”

弗兰茨王子高兴地边跳边鼓掌。可是,他的脚刚刚落地,高兴的神色就没了。

“我知道,我知道。”老人说,“你现在又得做出决定,你要跟哪一个了。这是很困难的。你就安安心心地留在我这里,直到你想好了为止吧。我的小岛,既不属于你父亲,也不属于你母亲,它是我一个人的。历来就是这样。你的父母在这里没有任何权力。只有得到我的许可,他们才可以上我的小岛。”

“但是,我们应该通知他们,我还活着。”弗兰茨王子说。

“你说得对,亲爱的孩子。”老人说,“我派两只鸽子去送信。”

老人走到门前,推开门,喊道:“善良的鸽子,你们快来,我有事情要你们做。”

从冬天的绿树上飞下来两只鸽子,飞到老人的跟前,站在他的肩膀上。

“树已经告诉我们要做什么事了。”一只鸽子咕咕咕地说。另一只鸽子也咕咕咕地说:“我们飞去找国王和王后,告诉他们,王子得救了,住在你这里很安全。”

“就这么说,我的好鸽子。”老人说,“你们可不要迷路啊!”

“怎么会呢!”两只鸽子咕咕了一声就飞了起来,一只朝右边的王国飞去,另一只朝左边的王国飞去。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