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斯特纳作品典藏组合9册 购买→ ←查看
有1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23802次


 

 
 
凯斯特纳作品典藏组合9册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德)埃里希·凯斯特纳
任溶溶 刘冬瑜等

明天出版社 2008年04月 出版

暂无库存

原价:128.0 会员价:102.4
会员折扣:80%

开本:32 装帧:平装

关注年龄: 6~9岁 9~12岁 12~15岁 15岁以上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凯斯特纳作品典藏组合9册—— 
埃米尔擒贼记   12.0 
5月35日      12.0 
动物会议    10.0 
飞翔的教室    16.0 
两个小洛特     14.0 
袖珍男孩儿     18.0 
小不点和安东   11.0 
埃米尔和三个孪生子    17.0 
袖珍男孩儿和袖珍小姐   18.0 
 
【作者简介】  
    埃里希·凯斯特纳(Erich Kastner,1899~1974),德国著名儿童文学家,曾获博士学位,当过教师和编辑,写过诗和小说,但以儿童文学著称于世。法西斯在德国统治期间,他的书被焚烧和禁售,二战结束后,他重新开始写作,1952~1962年曾任联邦德国笔会主席。他于1978年创作的儿童小说《埃米尔和侦探》使他享有盛名。其余重要作品有小说《两个小洛特》、《按扣和安东》,童话《5月35日》、《飞翔的教室》、《理发师的猪》、《野兽会议》等等。由于凯斯特纳对儿童文学的卓越贡献,1960年,国际少年儿童书籍协会授予他安徒生奖。 
 
【内容简介】 
埃米尔擒贼记—— 
    这是凯斯特纳的第一部儿童小说。  
    埃米尔是一个居住在德国新城的小男孩,他五岁时失去了爸爸,和妈妈相依为命,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这一天,住在柏林的姨妈写信来邀请埃米尔去度假,妈妈把辛苦攒下的140马克别在埃米尔的上衣内口袋里,让他捎给也住在柏林的外婆。没想到,在火车上,一个可恶的小偷趁他熟睡的时候偷走了这笔钱。埃米尔在追踪小偷的过程中结识了柏林的一大批男孩子,他们迅速地成为了好朋友,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追捕大戏……  
 
5月35日—— 
    今天是5月35日,是个平常普通的星期四,可是,康德拉和他的叔叔林格尔胡特却碰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他们先遇到了一匹问他们要糖吃的大黑马,然后在大黑马的带领下,他们从家里的一个柜子里出发,踏上了去南太平洋的路。一路上,他们经过了人人都是大胖子的懒人国,住着趾高气扬的大将军的古城堡,大人上学、小孩上班的颠倒世界,一切全是自动化控制的自动城,遇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终于来到了南太平洋……  
 
动物会议——  
    全世界的动物们要开会了!因为人类整天在无休无止地战争,无休无止地开会谈判,却没有任何结果。为了全世界的孩子们,动物们终于忍无可忍了!全世界所有的动物都派出了代表,聚集在动物大厦,召开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动物会议。他们向人类发出通牒,要求人类停止战争,维护和平。他们用了各种手段,包括让老鼠们粉碎了人类所有的会议文件,让飞蛾们销毁了所有士兵的制服,想让人类答应他们的要求,可是人类总会想出各种对策和动物们对抗,于是,动物们不得不使出最后的、最致命的招数……  
 
飞翔的教室—— 
    这是一个讲述友情、勇气和自信的故事。  
    五个性格迥异的孩子,敏感多思、擅长写作的约尼,绘画天才、学习尖子马丁,总也吃不饱的大块头马蒂亚斯,自卑怯懦的小个子乌利,头脑机智的赛巴斯蒂安,在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因为有伯克博士和不抽烟的人的引导和帮助,使得他们的人生向着一个明朗的方向前进。  
在圣诞节庆祝会上,他们共同出演的话剧《飞翔的教室》取得了巨大成功。伴随着《静静的夜晚,神圣的夜晚》的歌声,孩子们一起憧憬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两个小洛特——  
    这是一个十分有趣而引人深思的故事。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从两个不同的地方来到了一起。她们不但长得一样,而且生日和出生地也一样,原来她们是一对双胞胎。由于父母离异,她们也被拆散了。破碎的家庭给她们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她们多么渴望一家能够重新团聚啊!为了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她们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姐姐和妹妹互相代替,回到离异的父母身边。由此发生了一连串奇特有趣的故事。经过种种曲折和磨难,她们终于成功地消除了父母之间的误会,使他们破镜重圆,一家人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小不点和安东—— 
    小不点是个可爱、聪明、调皮的小女孩,她有一个富裕的家庭。安东是个真诚、善良、懂事的小男孩,他家境贫穷,一个人照顾生病的妈妈。小不点和安东是好朋友,他们互相帮助、相互关心。每到夜里,小不点家的保姆安达特就会带着小不点,乔装打扮成瞎眼的妈妈和贫穷的小女孩,偷偷溜到大街上卖火柴挣钱。一天晚上,安东发现了安达特的男朋友弄到了小不点家的钥匙和地图,要到小不点家偷东西,机智的安东想出了什么办法呢? 
 
袖珍男孩儿—— 
        袖珍男孩的父母五福和青青离开故乡皮鞋石城来到大都市,他们成了斯笛尔克马戏团的杂技演员。不幸的是,一次游览埃菲尔铁塔时,他们被一阵风吹走了,留下他们的儿子马克斯。  
    马克斯是一个身高不足5厘米的袖珍男孩儿,但是凭借皮鞋石人特有的体操天赋和魔术师约克斯的精心培育,袖珍男孩成了闻名世界的杂技演员。  
    成名后的马克斯,意外地被人绑架了。怎样才能找到这样一个身高不足5厘米的小人呢?警方束手无策。马克斯能够逃出绑匪的魔掌吗?  
 
埃米尔和三个孪生子—— 
    漫长的暑假来临了,埃米尔在朋友们的邀请下去波罗的海海滨度假。大人们乘渡轮去了丹麦,男孩子们开始了自由自在的独立生活。有一天,他们在观看杂技表演时认识了杰基和麦基两位杂技演员,无意中得知他们的老板打算抛弃杰基逃走的阴谋,男孩子们义愤填膺,他们像老练的侦探一样,立即作出了救人的决定。侦探们兵分两路,跋山涉水,经过一番实实在在的历险,成功地解救了杰基。而我们的主人公埃米尔也在这场行动计划里得到了更多的收获。   
 
袖珍男孩儿和袖珍小姐—— 
    小马克斯是一个身高不足5厘米的小男孩,但他同时也是世界闻名的杂技演员。成名后的马克斯非常繁忙。  
    来自好莱坞的约翰·饮水先生要为他拍摄一部电影,请他出演主角。  
    布雷刚左拉的国王好心人布雷姆邀请他和约克斯教授一起去布雷刚左拉做客。  
    杏仁糕小姐趁这个机会,在路加娜悄悄为他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  
    尽管如此繁忙,马克斯还是渴望能够拥有一个和他身高相当的朋友。就在这时,约克斯教授接到了一个来自费尔班克斯的神秘电话……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摘自《让孩子着迷的101本书》—— (阿甲 探长 )
    【埃米尔擒贼记】 
               
      《埃米尔擒贼记》(1929年),这是少年侦探小说的开端。也许没有过少年侦探小说的分类,这也不要紧,因为一般的侦探小说和少年侦探小说还是不一样,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淘气的埃米尔说什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一个传奇人物。在这之前,埃米尔跟警察的交往,相当于老鼠和猫的关系,他曾经给广场上的铜像画胡子来着,心里惦记着警察会不会注意到他,会不会放长线钓大鱼,找机会再处治他,所以没事从不找警察的麻烦。  
              
      有一次,埃米尔在去往柏林的火车上,身上带着妈妈让他给外婆带的120马克,结果被一个贼偷走了身上所有的钱。就这样,埃米尔也没去给警察添麻烦。他遇事不乱,对窃贼展开了机智的跟踪。途中,巧遇身带小喇叭的少年首领古斯塔夫,古斯塔夫用他的喇叭,召来了成群的柏林孩子。有趣的故事就从孩子们召开的军事会议开始。  
              
      古斯塔夫留在了前线,密切监视小偷的行踪。会议是在尼科尔斯堡广场召开的,戴眼镜外号叫“教授”的孩子充当了最高参谋和会议召集人,他好像期待着有这么一天似的。需要一个电话作为联络中心,当然在有电话的家里,爸爸妈妈必须是最通情达理的,这下子选中了小礼拜二。根据会议决议,小礼拜二只好不情愿地领着通信员,呆在家里守电话。会议组织了一个通信队负责传递任务,广场上还留下了一个机动队,随时听候调遣。  
     
        会议期间曾经有人提议,干脆想法把小偷偷去的钱再偷回来,这个动议遭到否决。 
                 
        教授说,“小偷必须心甘情愿地把钱交出来。” 
     
        会议还讨论了是不是要配备武器,是不是要录取指纹等等专业问题。总之,这是一个成功的会议,一个圆满的会议。    
            
      教授说:“我们得有个口令,讲出口令就知道是自己人了。口令是埃米尔!” 
     
        “口令埃米尔!”孩子们大声重复道,整个广场响起一片回声。 
          
        埃米尔高兴极了,要不是他的钱被人偷,他还不会有机会经历这种场面呢。    
            
      大师凯斯特纳无愧是战后德国儿童文学之父。凯斯特纳带给你一个感觉,好像你就在故事当中,就是其中的一员,正在经历了这一切。让你感觉那么贴切、那么亲近。平平常常的事情,平平凡凡的人物,也能演绎出激动人心的故事。这就是让人着迷的地方。  
     
        这样的风格,在他的另外两个作品《飞翔的教室》和《两个小洛特》当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埃米尔擒贼记》也是凯斯特纳创作的第一部儿童小说。他后来创作的一系列作品,都被视为儿童文学的经典。提起德国儿童文学,凯斯特纳的名字总是与格林兄弟的名字相提并论。在德国的五、六十年代,德国的儿童文学、儿童戏剧、儿童电影,完完全全的置身于他的魔力之中。  
              
      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曾经引进到中国,相信我们中的不少人在小时候曾经看过。后来美国人还以《两个小洛特》为素材,拍摄了《两个双胞胎》的电影,它以典型的好莱坞方式再次演绎了大师创造出来的奇妙故事。


内容摘引

【中文版前言】

  每一个中国孩子都知道德国在什么地方,也知道柏林是德国旧的首都和新的首都。有些孩子也许还知道柏林维尔梅斯多夫区的一伙有名的少年,他们的首领是“教授”和“带着喇叭的古斯塔夫”。他们也许记得这伙少年帮助一个从小城市来的名叫埃米尔·蒂施拜的男孩抓住一个小偷的经过。在火车上,这个小偷偷走了他准备交给住在柏林的外婆的一笔钱。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但是它并非真人真事,这一点可以查对核实。这个故事最早出现在1929年,也就是整整70年前出版的一部儿童小说里。几乎每个德国孩子都知道《埃米尔擒贼记》,不是读过小说,就是听过广播剧或者看过戏剧和电影。1999年还有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假如这部大概可以称为20世纪最出名的德国儿童小说的作者仍然活着的话,1999年2月23日,他将庆祝他的100周岁的生日。对于埃里希·凯斯特纳的百年诞辰,还会有比同时将他的8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译成中文更好的礼物吗?1999年,德国出版了难以计数的关于凯斯特纳的书籍,举办了许多展览、纪念会、讲座和学术讨论会。人们理应如此,因为每个人毕竟只有一次100周岁!然而,同时将8本新译的儿童文学作品送到中国孩子(和那些已经不再是孩子的人)的手里,这恐怕是所有纪念凯斯特纳的活动中最美好和最重要的。因此,非常感谢明天出版社慷慨赠送的这份生日礼物。

  埃里希·凯斯特纳(Erich Kastner)是小说家、剧作家、电影脚本和广播剧作家、儿童文学作家。他于1899年2月23日出生在德累斯顿这座当年撒克森王国的首府。他出生于普通人家,父亲是皮革工匠,当年他不得不关闭自己的作坊,去工厂做工赚钱。母亲做一些家庭手工产品,以此增加家庭收入,后来她又在家里开设了一个很小的理发店。埃里希是这个家庭惟一的孩子。母亲自然把儿子变成自己惟一的生活内容:她可以为了儿子做任何事情,因为儿子应该生活得更好,儿子应该出人头地,成名成家。埃里希·凯斯特纳一生与母亲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们几乎每天都给对方写信或寄明信片。凯斯特纳上的是8年制公立学校,然后又上了一个教师培训班,1917年应征人伍。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凯斯特纳放弃了教师这个职业,选择了高级文理中学,从而于1919年开始在莱比锡上大学,攻读日耳曼语言文学、历史、哲学和戏剧史。1925年,他获得了博士学位。从在高级文理中学读书时起,凯斯特纳就开始写作并且发表了一些诗歌和短篇小说。在大学里,他积极为报刊写稿,这有助于他在1925年谋得了《新莱比锡报》的一个职位。1927年,他作为剧评家来到德国首都柏林,并且在相当短的时间里,成为魏玛共和国最著名的青年知识分子之一。他最初是作为抒情诗人引起人们注意的。他的诗集有《腰上的心》(1928)、《镜子里的喧闹》(1929)、《一个男人给予答复》(1930)、《椅子之间的歌唱》(1932),此外他还写了长篇小说《法比安》(1931)。当然,在此期间,他仍然继续为报刊撰稿,尤其是写作戏剧和电影评论。

  1929年,他的第一本儿童书在柏林的威廉出版社出版,这部名为《埃米尔擒贼记》(Emil und die Detektive)、由瓦尔特·特里尔画插图的儿童小说立刻轰动世界,遂使凯斯特纳一举成为名扬国内外的儿童文学作家。凯斯特纳后来多次说过,他成为儿童文学作家实际上纯属偶然:有一天,威廉出版社的女出版人问凯斯特纳是否愿意为她写一本儿童书,他当时以年轻人特有的轻率态度慨然允诺。这件轶事并不完全准确。凯斯特纳在莱比锡时曾经为许多报纸撰写过文章,自1926年起,他也为家庭杂志《拜尔大众》撰稿。这个杂志有一个独立的副刊《克劳斯和克拉拉的儿童报》,而它的惟一编辑不是别人,正是埃里希·凯斯特纳!他当时已经积累了三年为孩子们写作的经验,并且以写儿童诗和儿童故事而小有名气,甚至还收到了许多儿童读者的来信。因此,任何大师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即使事后有很多人过于喜欢这么宣称。

  凯斯特纳的第一部儿童小说立刻就被搬上了舞台并拍成了电影。凯斯特纳对当时没有让作者本人足够地参与此事感到非常恼火,因此他自己准备更多地投入剧本和电影脚本的写作。在拍摄电影《埃米尔擒贼记》时,担任导演的不是别人,而是大名鼎鼎的比尔·维尔德。人们也许可以说,凯斯特纳在德国儿童文学史、德国儿童戏剧史及德国电影史上均占据了一个相当突出的地位。凯斯特纳很快又开始写他的第二部儿童小说《小不点和安东》(Punktchen und Anton)。鉴于世界经济危机,这部小说比他的第一部小说具有更强的社会批判效果。该书1931年出版,当年年底就由马克斯·莱因哈特的儿子戈特弗里德·莱因哈特搬上了舞台。翌年,一半幻想、一半超现实的滑稽童话小说《5月35日》(Der 35 Mai)出版。1933年,在纳粹党上台的前夕,《飞翔的教室》(Das fliegende Klassenzimmer)得以出版。此后,凯斯特纳在德国被禁止发表作品。他的书——只有《埃米尔擒贼记》例外——被从书店和图书馆的书架上撤了下来,烧成灰烬。人们可以想象,这对于一个刚刚34岁、正处于他的儿童文学创作第一个高峰的作家意味着什么。凯斯特纳没有流亡国外,而是继续留在柏林,并且试图作为剧作家和电影脚本作家(均以陌生的笔名)维持生计。在此期间,他的作品继续在国外出版,比如在“中立”的瑞士,其中有1935年出版的儿童小说《埃米尔和三个孪生子》(Emil und dle drei Zwilinge)。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第三帝国”土崩瓦解。此后,凯斯特纳经历了他的第二个重要时期。他曾在慕尼黑《新报》文艺版当主编。1946年至1949年,他主编出版了一份名为《企鹅》的儿童杂志。此外,他还积极为好几家小型歌舞剧场撰写剧本,如《流动舞台》和《小自由剧场》等。在儿童文学方面,1949年是他很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凯斯特纳出版了两部儿童文学作品:《动物会议》和《两个小洛特》。《动物会议》(Die Kon—ferenz der Tiere)是一个政治童话,各国之间应该和平相处是这个童话传达的信息。儿童小说《两个小洛特》(Das doppehe Lotkhen)是一个家庭故事,同时也是一出张冠李戴的喜剧,它敦促成年人遏制自己的利己主义思想,从而保证孩子们拥有幸福的童年。《两个小洛特》在出版后的第二年就被拍成了电影。1954年,《飞翔的教室》也被拍成了电影。凯斯特纳的儿童文学作品曾经在西德拥有广泛的读者,根据他的儿童小说改编的剧本和电影在儿童剧场和儿童电影院占据了统治地位。在创作方面,凯斯特纳这时开始进入他的晚期创作——他的晚期创作远远不如早期创作那么有名,那么成功。这一时期他为孩子们改编了许多经典作家的作品和“民间传说”,如《蒂尔·欧伊伦斯皮格》、《席尔德市民》等。1957年,他出版了童年自传《在我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Als ich ein kleiner Jungewar)。60年代他还出版了两部儿童小说:《袖珍男孩儿》(Der kleine Mann,1963)和《袖珍男孩儿和袖珍小姐》(Der kleine Mann und diekleine Miss,1967)。凯斯特纳是西德战后的儿童文学之父,他有几个杰出的学生,比如詹姆斯·克吕斯,还有无数并不那么重要、或多或少对他进行盲目模仿的仿效者。凯斯特纳早已成为一位文学名人,自1951年起,他担任德国(西部)笔会主席,1957年获得德国最重要的文学奖——毕希纳奖。1960年,他被授予安徒生奖,这是授予儿童文学作家的最高国际奖。为庆祝他的65岁生日,歌德学院举办了凯斯特纳生平和创作展览。1974年7月29日,埃里希·凯斯特纳在慕尼黑去世。

  在世界各地,提到德国儿童文学,埃里希·凯斯特纳的名字总是与格林兄弟的名字相提并论,后者出版了著名的《格林童话》(第一版出版于1812年至1815年,第二版出版于1819年)。迄今为止,除凯斯特纳外,没有任何一位20世纪的德国儿童文学作家能够赢得这样的国际声誉。在德国文化圈内部亦是如此:西德的儿童文学、西德的儿童戏剧和西德的儿童电影,至少是在50年代和60年代,完完全全置身于他的魔力之中。为摆脱这种魔力,人们花费了巨大的努力。凯斯特纳也遇到了每一座伟大的文学纪念碑所遇到的情况:人们有时试图轰轰烈烈地将他从基座上推倒。但是,对于一部分60年代末以来的“新”儿童文学,他仍然还是一位教父:他的儿童小说在1970年前后被看做是社会批判现实主义的典范,而社会批判现实主义在50年代和60年代却被人们故意视而不见,但是,人们也正需要以此为起点。失望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儿童文学作家凯斯特纳只是在一种非常有限的程度上来说是一个社会批判现实主义者,正像他的批评者们在30年代初就已经认识到的那样。他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小说家,他知道孩子们,尤其是男孩子们的梦想,比如勇气、友谊、成功。这些梦想可以轻松地变成使人产生疑问的东西,对此,我们今天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凯斯特纳本人则由于他对人的理智和道德的坚定不移的信任,做好了应付一切的准备。然而,唯理主义者和道德主义者凯斯特纳也陷入了一种惹起嫌疑的处境,因为在他宣传的这些价值观念的背后隐藏着一些“次要的道德”——诸如秩序、勤奋、正确等等。它们在人类自由的、现代的、解放的观点的影响下显得异常陈旧。自从70年代后期以来,有许多评论家试图把这位儿童文学作家的纪念碑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拆除。这种过激行动往往是一种巨大失望的表达方式,因为这些批评者中的许多人是由凯斯特纳的儿童书籍伴随着长大的。

  纪念碑有的时候也必须推倒毁掉,这似乎已经成为文化传统的不容改变的法则之一。因此也只有一个新的时代才有可能为自己建造一座新的塑像。也许,当我们在德国纪念这位作家诞辰100周年的时候,儿童文学终于进入了一种更无忧虑、更为有利的境况。凯斯特纳的儿童文学作品对我们德国来说已经成为历史,而且从积极的意义上来说,我们终于可以自由地面对他的儿童文学作品,让我们等着它向我们揭示新的迄今未被认识的东西吧。这也适合德国的儿童读者,对于他们,凯斯特纳的儿童小说始终还是一种很有吸引力的读物。电影导演们极其引人注目地在最近拍摄的几部电影里自由地处理了凯斯特纳的儿童小说,例如《两个小洛特》和《小不点和安东》。他们以大胆的、失敬的方式把小说移植到我们当代社会,为它们重新注入了活力。

  我们可能毕竟不能像中国的凯斯特纳儿童书籍的读者(儿童和成年人)那么自由,对他们来说,从来就没有过一座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的纪念碑,而只有一种异国文化的见证:陌生,但却充满了魅力。愿中国的读者——无论年长年幼——教会我们这些德国读者再一次用全新的目光看一看凯斯特纳的儿童文学作品。永远都可以用新的完全不同的目光来看待凯斯特纳,这一点已经为以往的历史所证明,这也正是这位德国儿童文学作家之伟大的一个标志。
1999年写于德国

(文/[德]汉斯-海诺·埃韦斯 蔡鸿君 译)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