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巫(彩乌鸦世界当代儿童文学) 购买→ ←查看
有2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12674次


简单查找

高级查找

 

 
 
小女巫(彩乌鸦世界当代儿童文学)
The Little Witch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德)奥得弗雷德·普鲁士勒
张捷鸿

21世纪出版社 2005年09月 出版

库存:8

原价:8.0 会员价:7.2
会员折扣:90%

开本:32 装帧:平装

关注年龄: 9~12岁 12~15岁

综合推荐级别: 4.75

 

红泥巴书评
    127岁对于一个女巫来说当然只能算是小女巫,这个小女巫因偷偷地参加了只有大女巫才能参加的布克山舞会而遭到了严厉的惩罚,于是,她决定以后像女巫首领要求的那样做一个好女巫。小女巫勤勤勉勉地做了许多惩罪扬善的好事,可这并没有给小女巫带来好运,因为,在女巫们看来,做好事的女巫恰恰是坏女巫……最后,布克劳山舞会的篝火烧起来了,可它点燃的却是小女巫用智慧和魔法敛聚来的女巫们的扫帚和魔法书,小女巫和她的乌鸦伙伴围着篝火尽情地跳舞。 
 
【作者简介】 
  奥斯利特·普雷斯勒(AufidePlehslie,1923~)是德国著名的儿童文学家。当过小学教师和小学校长。其童话在西方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他于1963年和1972年两度获得了政府设立的少年儿童文学奖金。代表作有《小水妖》(1956)、《小女巫》(1957)、《大盗霍震波》(中译又作《大盗霍真普洛兹》)等。《小女巫》(又译《小魔女》)曾两次获金圆盘奖,曾被列为联邦德国三大童话名作之一,80年代就在德国本土重版不下40次,发行不下500万册,被公认为是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少年儿童文学读物的四大杰作之一。除了创作,他还大量翻译了捷克语和英语的儿童文学作品。1972年,他的全部作品,荣获国际安徒生作家奖。 普雷斯勒的幻想文学作品被翻译成30几种文字出版。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来自日尔曼的神奇精灵 (河马 )
     
    普鲁士勒,一个德国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他曾四次获得德意志青少年图书奖,一次获得欧洲青少年图书奖,还曾获得国际安徒生文学大奖提名奖。 
     
    我们现在介绍的就是普鲁士勒的三篇轻松明快的中篇小说:小女巫、小幽灵、小水精。 
     
    小女巫 
     
    从前有一个女巫,她有一百二十七岁了,不过这对一个女巫来说,她还算不上成年!所以她被禁止参加一年一度的女巫的盛大舞会。可小女巫时多么想参加啊,于是她就做了一件还未成年的小女孩常会做的蠢事--她偷偷去了。结果可想而知,她被狠狠地惩罚了一顿,而且被警告,下一年必须做一个好女巫,否则的话…… 
     
    小女巫是个聪明女巫,她决定接受大女巫和老女巫的挑战,在一年的时间里变成一个好极了的女巫。 
     
    可怎么做呢?要知道小女巫可不是什么老实孩子,她会骑在扫帚上冲下面的人吐吐沫,啊呀呀,这可真要不得,没准就是因为这些小毛病让她慢慢变成一个小坏女巫的。而且她掌握的女巫魔法也真不怎么样,明明念的是下雨的咒,可天上掉下来的是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雨!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过别着急,小女巫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而且她还有一个又聪明又善良的帮手--乌鸦。 
     
    怀着迫切的愿望,在聪明的乌鸦的帮助下,小女巫在这一年里大大变了样:首先她把每天的学习时间增加了一个小时,于是,一年后她就精通了魔法树上的每一个字每一个魔法:除此以外,她还以女巫特有的方式帮助了很多人,她帮助的都是都是那些非常需要帮助的老人孩子和穷人。每过一天,她都要和乌鸦总结一下这一天的收获,每一天,她和乌鸦都很满意。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当你面临挑战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小女巫再次站到了大女巫和老女巫的面前,她是不是一个好女巫了呢?故事的结局是怎样的呢?这里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能告诉你的是,事情没小女巫想的那么简单! 
     
    小幽灵 
     
    一个美好的心愿给小幽灵自己和市民带来麻烦的故事。 
     
    几百年来,小幽灵一直住在古堡里,浑身雪白,身上总是带着可以打开世上一切锁的钥匙。小幽灵是属于夜晚的,就连他的朋友也是属于夜晚的一只--猫头鹰。每天,钟敲十二点的时候,小幽灵就会从梦中醒来,在古堡中,在田野上漫游,每天他都会到老朋友猫头鹰家去拜访,他的朋友也很老了,见多识广,足智多谋,他们在一起,坐在最大的树上讲故事,讲他们过去经历过的一切,小幽灵对他做过的那些事情从不后悔,因为他心地善良又非常单纯,从不害人,而且还曾经帮助人们赶走了侵略者。他总是感到很幸福很满足。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幽灵萌生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如果有一天能到太阳下走走该有多好啊!要知道小幽灵从来都是在半夜十二点到一点出没的,他从未见过灿烂的世界!他把这个心愿告诉了他的好朋友,猫头鹰以他在漫长岁月里积累来的经验,来劝告小幽灵放弃这个想法,因为他肯定会后悔的。但朋友毕竟是朋友,猫头鹰还是帮小幽灵出了一些主意,可是不管怎样做,小幽灵每到半夜就会困得厉害,他怎么都做不到在正午时分醒来!看来,小幽灵是实现不了他的愿望了。 
     
    可是就在小幽灵快要放弃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在正午时醒来了!他终于实现了愿望!他做幽灵以来第一次看到了灿烂的阳光,看到了世界不是灰色的,而是一片辉煌的色彩!他激动极了,快乐极了! 
     
    可是人们并不这么想,他们有的害怕,有的吃惊,有的简直疯狂了,因为正午灿烂的太阳把小幽灵变成一片漆黑!想想看,平静的城市里,一个漆黑飘忽的影子在正午出没,得引起多大的混乱啊!小幽灵不断地在各种地方出现,城里到处是一片惊叫声。 
     
    小幽灵原本无害的愿望无意中给自己和人类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他在城里迷了路,回不去家了,而且他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漫游了,因为人们到处都在谈论他,到处都有人想抓住他:而小幽灵的单纯又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他惊吓了所有的人不算,还单枪匹马地把整整一场庆祝活动给搅黄了,也难怪人们想抓住他! 
     
    现在小幽灵后悔极了,当初真不该有那个念头!老猫头鹰的话应验了! 
     
    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呢?小幽灵是怎样摆脱困境的呢? 
     
    我可以告诉你的只有:有三个孩子帮了他,通过孩子们小幽灵找到了猫头鹰,猫头鹰出了个主意,让他们去问给市政维修大钟的人,到底修钟人和这事有什么关系,这里我就不告诉你了,你还是自己到书中找答案吧。 
     
    小水精 
     
    小水精的故事的风格和上面两个很不相同,它更像一本非常优美浪漫的散文,让我们在读小水精将近一年生活的故事的同时,领略到池塘周围四季的变换和优美的风光,还有童话和民间传说的无限魅力。 
     
    故事是从小水精出生讲起,他的出生给平静的池塘带来了无限的快乐,为了庆祝他的降生,池塘的水底举办了一场水精的聚会,大家举杯畅饮(吃的东西嘛,就只有水精爱吃喽),奏起了欢乐的音乐,祝福小水精健康快乐。 
     
    小家伙成长得非常迅速,非常快乐。陪伴他的有非常爱他又教子有方的父亲,非常非常爱他的母亲,还有一条牢骚满腹,非常怪癖非常老的鲤鱼,他也非常爱小水精。在他们的爱护下,小水精飞快地长大了,速度大大快于人类的孩子。他很快就认识了池塘里所有的鱼,水草和虫子,见识到了池塘边人类的有趣生活,学会了永远让自己的脚保持潮湿(这可是和人完全相反的),在父亲一顿痛打之后学会了永远不能为了一时的痛快干傻事,还有,他还在老鲤鱼的启发下学会了帮助朋友,当然,他的游泳技术也每天都在飞跃。他还和人类的孩子交上了朋友,和他们一同品尝烤过的"石头"(咦,那是什么东西)。 
     
    春去秋来,季节流逝,风景变幻,小水精飞快的长大了。我想他在生命的头一年中最难忘(也是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在那天,父亲第一次带他在夜晚游到水面,带他和水仙女一起,奏起音乐,跳起舞稻,一起静静的观赏明月初升的美景,读到这段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了海的女儿第一次浮上海面观赏美景的情景。 
     
    然后,冬天到了,池塘封冻了,小水精要和他的父母一起,在厚厚的冰层下静静地睡下,满怀期待的等待春天的到来…… 
     
    普鲁士勒的这三个故事的内容和风格各不相同,充分显示了他驾驭文字和想象的能力。我们在观赏他的故事时,可以注意到他笔下的主人公虽然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但他们和我们的性格特点没有任何区别,这是所有优秀儿童文学家的共同点。小女巫的顽皮,小幽灵的单纯,小水精的快乐童年,不就是我们自己的写照吗?只是我们共同的故事在普鲁士勒的笔下,充满了神灵的色彩,对此,我们是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此外,同最顶尖的作家一样,普鲁士勒笔下的人物,不仅作为主要人物的主角栩栩如生,配角也一样的妙趣横生,聪明乌鸦唠唠叨叨的认真,老谋深算的猫头鹰的智慧和尊严,古怪的老鲤鱼对小水精的爱护,无一不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普鲁士勒就像善用调味品的大厨一样,用这些配角给自己的故事增添了无限乐趣。 


会员书评
  • 德国飞来彩乌鸦 (涂涂 ·2005年09月 )
    弗朗兹:我不推荐《哈利·波特》 
    库尔特·弗朗兹,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院长。在不久前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弗朗兹来到北京,向中国孩子推荐德国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21世纪出版社刚刚引进一套“彩乌鸦”德国儿童文学名著系列,16本书的每一本封面上都印着“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选荐”。弗朗兹表示这16本书是专门为中国孩子选择的,他希望这个推荐标识能像在德国一样为这套书打开市场。 
     
    德国的孩子不读书 
    新京报:德国的儿童文学传统非常发达,现代意义上最早的儿童文学作品——《格林童话》就产生在德国。这次我读这16本“彩乌鸦”系列丛书也是这样,感觉到这套书的风格非常多样化,你可以先谈谈德国的儿童文学传统吗? 
    弗朗兹:从传统上来说,德国的儿童文学源头非常久远,中世纪的时候就有很多宗教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当然,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还是要从启蒙时代开始。至于你说到这套书的风格很多样,其实我是希望这些书能代表德国现代儿童文学的一个完整面貌。虽然系列里面收入的基本都是中篇小说,但现代德国最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家基本上都包括了。我特别提醒你注意米切尔·恩德、奥的弗雷德·普鲁士勒和保罗·马尔,他们的作品是非常迷人的。 
    新京报:你提到的这几个人也是我最喜欢的。恩德的《毛毛》和普鲁士勒的《小水精》都是让人百看不厌的经典作品,我觉得他们基本代表了德国儿童文学的传统风格:充满想像、迷人,同时又有着浓浓的人文关怀。相比之下,丛书里面的另一位作家荷尔拜因似乎更像个畅销书作家,他的作品有点类似《哈利·波特》。 
    弗朗兹:说对了,荷尔拜因夫妇的书在德国是可以上排行榜的,从畅销的角度来看,他们俩确实和罗琳有点类似。顺便说一句,我觉得《哈利·波特》对儿童文学还是很有价值的,起码这本书让孩子们能够安静下来读书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不推荐孩子们读《哈利·波特》。 
    新京报:哦?现在德国的孩子也不爱看书吗,即使你们拥有恩德这样的大师? 
    弗朗兹:米切尔·恩德当然不一样,他的书永远是能够畅销的,每年都能卖出几十万册,如果加上翻译的,每年肯定超过100万册。普鲁士勒也是和他同一个级别的作家。但是毕竟,这样的作家太少了,更多的儿童文学作品并不拥有太多的读者——即使它们同样优秀。根据一项调查结果,读书在德国孩子的娱乐活动中排在倒数第二位,有超过40%的德国孩子不乐意读书,这让我有些担忧。在电视、电影和网络游戏中长大的孩子和读着书长大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我们反对现在的儿童文学潮流 
    新京报:似乎你领导的德国青少年文学研究院就是一个致力于普及儿童阅读的机构?不知道你们的效果怎么样? 
    弗朗兹:青少年文学研究院的目的是给孩子们推荐最优秀的书。在德国,这样的机构其实很多,不过我们的研究院肯定是影响最大的,恩德和普鲁士勒都是我们这个研究院的成员。而且,普鲁士勒就是我的前任,他去世之后我才开始担任院长职务。 
    新京报:有了恩德和普鲁士勒的加入,你们应该有很大的影响力才对。 
    弗朗兹(笑):我没办法判断我们的工作对孩子到底有多大的影响。不过1976年我们刚刚开始成立这个研究院的时候,那时候的儿童阅读情况更糟,在流行的革命思潮影响下,一切传统的东西都受到冲击,儿童文学经典也不例外。现在情况已经好多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14个人。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每个月给孩子们推荐一本儿童小说、一本少年小说,还有一部绘本。一本书如果能够得到我们的推荐,那肯定是一种很重要的荣誉,对读者也会有很大的吸引力。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的推荐书目已经可以构成一张德国儿童文学经典的版图了。惟一的遗憾是里面不包括恩德和普鲁士勒的作品,因为他们作为评委,当然不能选择推荐自己的作品。 
    新京报:可以谈谈你们推荐儿童读物的标准吗?你刚才说你并不乐意向孩子们推荐《哈利·波特》。 
    弗朗兹:相对而言,我们的标准是比较保守的,我们希望保持德国儿童文学传统中那些优秀的东西,比如美、比如想像力、比如对善的追求。当然,作为给孩子们看的书,作品的娱乐性永远是非常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孩子们读下去。但我们更希望孩子们在娱乐的同时能够得到一点其他的东西,也就是寓教于乐的意思。 
    新京报:从你们推荐给中国读者的这16本书,我也可以感觉到“寓教于乐”的气息,相信这对家长们应该比较有吸引力。但从儿童读物的市场走向来看,你们的标准似乎有点反潮流。 
    弗朗兹:说的很对,我们确实想反对一些潮流。其实我们的研究院一直是反潮流的,30年前成立的时候是反对抛弃经典、抛弃传统的潮流,现在要反对的则是商业化的潮流。现在的德国儿童文学作品中充斥着脏话和青少年口语,情节上更是极力讨好孩子们的趣味,这真的非常可怕。这些读物太畅销了,在这样的书影响之下孩子们会丧失对美的感受。 
    儿童文学作家的地位太低 
    新京报:我有个猜想,儿童文学的状况可能跟儿童文学作家的地位有关系。所以我想问你像米切尔·恩德在主流的文学圈子里面是一种什么地位?一般的童话作家,他们除了为孩子们写作,是否还需要写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来建立自己的名声? 
    弗朗兹:我看该说的你都说出来了。儿童文学作家确实地位很低,儿童文学作家也不是大作家,恩德当然是例外,他是伟大的童话大师。不过我或许可以举一个例子,一本收入500名作家的德国文学辞典,里面可能只有2-3个儿童文学作家的名字。我想除了恩德,没有几个作家能光靠给孩子们写书就养活自己。 
    新京报:看样子德国的儿童文学阅读状况也并不怎么好,即使你们有这么深厚的儿童文学传统。你觉得这种状况可以改变吗? 
    弗朗兹:现在在德国有很多和我们类似的机构,有大有小。在这么多力量的共同努力下,我希望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至少,一本书的封面上如果印上我们研究院的推荐,那么它可以多卖出去好多本。而且换一个角度考虑,潮流是一直在变化的,但是经典永远不会变,它总会吸引孩子们。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