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信谊世界精选图画书系列) 购买→ ←查看
有2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47407次


 

 
 
雪人(信谊世界精选图画书系列)
The Snowman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英)雷蒙·布力格
(英)雷蒙·布力格

少年儿童/明天 2006年03月 出版

库存:5

原价:32.8 会员价:28.9
会员折扣:88%

开本:16 装帧:精装

关注年龄: 0~99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推荐人:彭懿 (作家、图画书研究者) 
 
内容简介 
 
少年早上起来,发现窗外已经是雪花飘飘了。他冲出屋去,堆了一个足足比他高出一倍的雪人。他给它戴上了帽子,系上围巾,又用橘子给它装上了一个大红鼻头,用煤球做了眼睛,再画上嘴。哈,一个活灵活现的大雪人! 
 
可这天夜里,少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半夜12点,他爬了起来,打开了前门,哇!他发现雪人活了,雪人正摘下帽子向他致礼哪。 
 
少年请雪人来家里坐客,这让这个冰冷的巨人非常兴奋,它看了猫、看了电视、试着开了开灯、把厨房的纸巾全都扯了出来,它喜欢大嚼冰块,但它怕火。少年“嘘”了一声,轻手轻脚地把它领上楼,带进爸爸妈妈的卧室,让它看熟睡的爸爸妈妈。它盯着爸爸浸在杯子里的假牙看了半天,还戴上妈妈那顶缀着一朵紫花的宽檐帽,系上爸爸的领带,戴上爸爸的眼镜,穿上爸爸那条系不上扣子的裤子,照起了镜子。然后,少年和雪人在楼下共进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 
 
接下来,该轮到雪人了。 
 
它拉着少年出了门,手牵手地一起飞到了风雪交加的天空上。飞过荒野,飞过了一个看上去像是俄罗斯或是中东的地方,降落到了看得到海的栈桥上。可看着看着,雪人突然发现不对了,天边出现了一抹红霞,不好,太阳要出来了! 
 
它拉着少年飞了回去。 
 
他们平安地降落在了少年家的院子里。少年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雪人,推开门,在爸爸妈妈起床之前跳到了自己的床上。可是当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少年冲到屋外却发现他的新朋友已经融化了,只剩下了一小堆雪、一顶帽子、围巾以及几个煤球。 
 
作品解读 
 
《雪人》是一本无字书。 
 
本来,一本无字书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雷蒙·布力格的这本《雪人》却让书评家们沉不住气了,兰登书屋的书评一上来就用了一个重重的感叹号:“即使是一个学龄前的孩子也可以读懂这个故事——因为它没有用一个字!”还有的评论者干脆站出来反问读者了:“讲故事还用得着字吗?” 
 
这个发生在寒冷的冬夜里的幻想故事太迷人了,雪住了,男孩发现门外被一片奇异的光照亮了,那个白天他堆的大雪人竟然动了起来!于是,他把雪人让进屋来,男孩家里的一切都让憨态可掬的雪人好奇,他看完梵高的《向日葵》,又盯着杯子里男孩爸爸的一副假牙发了一会呆,然后在天亮之前,看上去那么笨拙的雪人竟扯着男孩就飞上了漫天雪花的夜空……这个故事很美,很温暖很抒情,就是太伤感了,一个被男孩赋予了生命的雪人,太阳一出来就融化了,那么快就结束了短短的一生。故事的最后,那个男孩背对着我们站在那里,我们看不清他的脸,但他一定在为朋友的消失而流泪!  
 
“雷蒙·布力格居然用如此寒冷的主题创造了这样一本温暖的书,真是了不起!”——在1978年《雪人》刚刚出版时,《书目》杂志就发出了这样的惊呼。它很快就被宣布为一部经典之作,并获得了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号角书》杂志图画书大奖和其他许多的荣誉,成为了一部冬季的阅读经典。 
 
《雪人》依旧采取了多格漫画的形式。我数了一下,《雪人》大大小小加起来一共有167幅图,有的页多一些,比如表现男孩给堆好的雪人用煤球和橘子装上黑眼睛和红鼻头子的一页,就有12幅小图;有的页少一些,比如雪人拉着男孩的手腾空而起的那一页,一整页只是1幅大图,那一格格的画面充满了静与动。 
 
举个例子吧,你看,当雪人冲男孩一挥手,无声地说“跟我来——”时,画面开始逐幅加大,因为是向着一个方向在奔跑,所以给人一种画面动起来了感觉。到后来,画面甚至是两页合成了一幅,一下子把情节推向了最高潮!而在全书的最后,男孩突然在散落着几个煤球的那堆雪前站住了,这时,像定格一样,把画面缩到了最小,让无声的空白将那个悲伤的男孩紧紧地裹住。戛然而止,一个奇迹结束了,留下的只是静静的悲哀。 
 
雷蒙·布力格说常常有人问他画《雪人》时是用了一种什么样的技法,他说他没有用普通的钢笔或铅笔勾线条,也没有用任何墨水或水彩涂色。它全部是用彩色铅笔(pencil crayons)画出来的——它的笔触温暖朴实,特别是那种柔和的暖色调,与这个冬夜里发生的梦幻般的故事吻合极了。 
 
还有人曾经追问过雷蒙·布力格:为什么《雪人》连一个字也不用呢?是静夜里发生的故事的象征吗?他回答说不是,他说他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过让雪人开口说话,主人公不说话,其他人就没有必要说话了,于是就自然而然地画成了这个样子。 
 
对于孩子来说,无字书还有几个意想不到的好处,就是孩子们可以一边看画,一边用自己的语言来讲述这个故事,这会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满足。而且,还可以为这本书重新编一个自己喜欢的结尾,比如说:“这天晚上,有人来敲门了,男孩开门一看,原是是雪人又活了过来。”或者编一个更浪漫的的结尾:“雪人在太阳升起的一刹那,就变成了一个雪之精灵飞上了雪花飘飘的天空。” 
 
关于作者 
    雷蒙·布力格(Raymond Briggs),1934年1月出生于英国伦敦温布尔顿。先后在温布尔顿艺术学校和伦敦斯雷德艺术学校学习印刷、艺术和美术。他最初从事的是广告业,很快他发现这个行业并不属于自己,从此转向儿童插画行业并兼职担任教师。 
他为孩子创作的第一本图画书是《奇妙的房子》(The Strange House,1961),而最初使他声名鹊起的作品是第四本图画书《鹅妈妈的财宝》(The Mother Goose Treasury,1966)这本书获得了1966年英国凯特·格林纳威奖。他的作品还有1973年第二次获得凯特·格林纳威奖的《圣诞老爸》(Father Christmas,1973)和《当风吹来时》(When The Wind Blows,1982)。 
 
获奖及推荐记录 
●1979年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号角书》杂志奖图画书大奖 
●1979荷兰银画笔奖 
(Dutch Silver Pen Award ) 
●1982年英国维克多&阿尔伯特博物馆弗朗西斯·威廉奖 
(Victoria & Albert Museum Francis Williams Prize ) 
●国际阅读学会“孩子的选择” 
●1982年拍摄的同名动画片获美国奥斯卡奖动画短片奖提名 
 
摘自21世纪出版社《图画书:经典与阅读》·彭懿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会员书评
  • 我喜欢这温暖的氛围 (70shuman ·2006年07月 )
    自始至终,画面洋溢着温暖的色调,浓浓的温情,从头到尾,这种感觉愈来愈浓,直到最后一页,达到顶峰,但雪人化了,你的感觉好象一下子凝固在那一刻.但窃以为,最后雪人融化有不合常理之处,在那样冷的天气条件下,雪人不可能一大早就化了呀,要是雪人还憨憨地站在那里,象封面那样,也一点无损它的艺术魅力,我会更喜欢.结尾也不一定非要不圆满才深刻.
    书评人打分: ★★★★★
  • 雪人 (老莫 ·2006年03月 )
    一 
       鹅毛大雪,飘飘洒洒下了一夜,早晨依然如故,小乞斯尼从睡梦中醒来,透过窗户他看见窗外飞舞的雪花,“终于下雪了”!他惊喜若狂,一骨碌翻身下床,拉开窗帘,啊!好大的雪啊!房子和树全白了。他飞快地穿好衣服,跑了出来,把正在作饭的妈妈吓了一跳:“乞斯尼,发生了什么事?”“妈妈,外面下雪了,我要堆雪人去”。他头也不回地跑到外屋,穿上爸爸给他买的新皮靴,戴上妈妈给他织的新帽子,飞快地跑了出来,调皮的寒风把他的帽子揪了下来,扔在地上,他也顾不得捡,妈妈看着他慌张的样子,嗔骂道:这孩子。 
       乞斯尼首先团了一个雪蛋,嗯,太小了,我要作一个大雪人,他把它放在地上滚,雪球越滚越大,以至于他快滚不动为止。他找来爸爸用来挖土豆用的铁锹,堆了起来。雪依然下着,风依然刮着,乞斯尼边用锹堆着,一边认真地用手整理着,啊,雪堆的比我都高啦。气斯尼高兴的比划着,“乞斯尼,吃饭了”妈妈在叫,乞斯尼吃了块三明治,喝了杯奶茶,又跑了出来堆雪人。 
       好啦,够大的啦,气斯尼站在他学习用的橙子上处理着雪堆的顶端,他是在为雪人的头作准备,噢,太重了。乞斯尼弯着腰,吃力地抱起大雪球,爬上橙子,将大雪球小心地按放在大雪堆上,然后又挖出雪人的两个胳膊,哇!成功啦!乞斯尼站在一边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为自己能有如此的杰作而感到骄傲。忽然他发现好像还少了点什么,他飞快跑回屋里,“妈妈,我能用您的围巾和爸爸的帽子吗?”“干什么用啊,孩子?”妈妈望着乞斯尼那冻红的小脸,心疼地问,“我给雪人戴上”妈妈同意了,乞斯尼拿着东西飞快地跑回来,用妈妈的围巾围在雪人的脖子上,把爸爸的旧礼帽戴在雪人的头上,去厨房拿来妈妈切好的胡萝卜块。给雪人按上一个红红的大鼻子,在火炉旁挑出几块煤块,给雪人雪白的礼服钉上几个大扣子,又找来两个黑扣子,给雪人按了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哦,再来了一个长长的大嘴巴,啊!多美的雪人啊,戴一顶黑礼帽,一双黑而有神的眼睛可爱的红鼻子,围一花格子围巾,一身洁白的礼服上一排又黑又大的扣子,正咧着大嘴冲着他笑,好神气啊。就叫你沃斯捏库夫吧,乞斯尼满意地笑了。 
     
    二 
       雪停了,爸爸回来啦,忙着帮妈妈烤面包片准备晚餐,乞斯尼无心关注这些,他注视着窗外站立的雪人,大家都在看电视,乞斯尼没有看,窗外的雪人比电视好看多啦,就连洗漱时,他依然关注着窗外的雪人。已经晚上七点了,乞斯尼站在卧室的窗前注视着雪人,他要是能和我一起玩该多好啊!妈妈来了,把他拉进被窝,“妈妈,雪人会跑吗?”“不会的,它是乞斯尼堆的,明天还要和我的乞斯尼打雪仗那,对吧?”妈妈疼爱的说“睡吧,我的孩子”九点了,乞斯尼才进入梦乡。 
       乞斯尼突然醒来,他反身起来,才十一点钟,走到窗前,雪人还站在那里他放心地回到床上,可怎么也睡不着,已经十二点,他索性起来,穿上睡袍,走下楼。雪人还是站在那里,他打开了门,雪人忽然转过身来,摘下帽,很有礼貌地说:“晚上好,乞斯尼”乞斯尼一下子惊呆了。雪人大步起了过来,并友好地伸出手来,身后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妈妈没有骗他,乞斯尼惊喜地迎上去,握住它的手:“我可以叫你沃斯捏库夫吗?”“当然可以,”雪人很有礼貌地说“那是你给我起的名字啊”沃斯捏库夫,我可以邀请你到我家去吗?外面有点冷,”外面确实有点冷。”“好啊”雪人欣然接受了邀请,“嘘,小点声”乞斯尼怕惊醒了爸爸、妈妈。 
       他把雪人请进客厅,告诉他那是沙发,这是桌子,还告诉他围卧在壁炉旁睡觉的小猫是他最好的伙伴-咪咪。也许它是太冷了,乞斯尼说着打开了壁炉。雪人被火光一照,疼的“哎呀”一声,咪咪被惊醒吓跑了,乞斯尼忘了雪人是怕热的,连忙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来。打开电视给他看,也许它是被吓坏了,赶紧让乞斯尼把电视关掉,乞斯尼打开台灯,屋里顿时亮了起来,“这是什么?”雪人很好奇。台灯,来,我教你,乞斯尼把台灯关了。让他开,雪人一拧开关,“啪”台灯亮了,雪人开心地笑了。雪人正要向前走,乞斯尼连忙叫住它。那里有暖气片。吓得它连忙掩面走开。它转身发现窗台上一盆美丽的柿子花,这是乞斯尼妈妈栽的,沃斯捏库夫,参观一下我们的厨房,乞斯尼打开了隔壁的门,让雪人进来,乞斯尼打开电灯,厨房顿时明亮了,雪人好奇的走过来,这个开关怎么和哪个不一样呢?乞斯尼告诉他这是电灯并告诉如何操作,雪人按照他那样一按,果真亮了,一按又黑了,真好玩, 
       他们来到水池旁,乞斯尼扭开另一个水笼头,告诉雪人这是冷水,雪人学着打开另一个水笼头,那是热水,小心,乞斯尼连忙止制它,这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吓的雪人掩面躲开,“这是什么?”雪人指着煤气灶问,“煤气灶,用来煮饭的”乞斯尼教它如何使用,雪人按他说的,抓住按钮向左一扭,“啪”煤气灶着了,一股热气熏的雪人向后倒去,乞斯尼连忙扶住了他,雪人发现灶台上有一个漂亮的瓶子,乞斯尼告诉它,这是洗涤灵,用来洗涤餐具的,用的时候用手一捏就出来洗涤液了。雪人依法用力一捏,也许用力太大了,洗涤液“咝”的一声冲出来,溅了他一身。乞斯尼告诉它旁边有卫生纸擦擦,雪人发现卫生纸很好玩,好像永远扯不断似的,乞斯尼忙跑过来制止它,但一圈卫生纸已所剩不多啦。乞斯尼拿出巧克力给他吃。雪人高兴地说:真好吃。雪人拉开灶台下面的柜子,“这是什么啊?”“这是橱柜里面什么都能放”乞斯尼调皮的说:“如果把你放进去就成冰棍了”“不,我不干。”雪人挥着一双大手阻止他。 
       “沃斯捏库夫,我带你去看我生日时照的照片。可好看啦。”乞斯尼领着雪人上楼,“嘘,轻点,照片在爸爸的卧室里。”乞斯尼对雪人胖重的身体不放心,他让它在门口等着,他轻轻地打开门,发现父母睡的正香,乞斯尼让雪人进来。并告诉他不要弄出声来。雪人被桌子上放的杯子里面的假牙,吓得差点出声。乞斯尼告诉他那是爸爸的假牙。“就这是你的生日照片吗?真帅。”雪人指着桌子上的照片羡慕地说。雪人也想穿他的礼服,乞斯尼告诉他,他的太小,他拿来爸爸新买的领带。只有看书才戴的眼镜,那顶只有参加重要宴会才戴的帽子,还有妈妈给爸爸专门订做的带裤,给他穿上,哇!真酷,雪人得意的笑了,乞斯尼也为此欢笑。 
       他们把衣服收好,乞斯尼领他来到另一间屋子进去,乞斯尼把门关好,“沃斯捏库夫,我们可以尽情得玩啦。”他跳上滑板。来了个漂亮的冲刺。这是储藏室,也是他玩耍的地方。雪人看的心痒,也要滑,乞斯尼扶着他站在滑板上,叫他如何掌控重心。刚一松手,雪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滑板也飞了出去。乞斯尼把它拉起来靠在墙上,雪人摸着摔痛的头,不玩啦。乞斯尼安慰它“那我们打拳击。”他在前面打,雪人在后面学。雪人感觉那拳靶打得晃来晃去很好玩。也想试一下,他来了一个左直拳用力打过去。那拳靶被他打得倒到一边,又飞快地弹回来,雪人正在得意,忘了接拳,一下子打在前胸“啪”的一声倒在地上。雪人靠在乞斯尼肩上,无气无力地说:“这回我真的不想玩啦。” 
       乞斯尼拿出手电筒并打开,一道光柱射出,雪人感到好玩,接过手电筒并照在乞斯尼的脸上。乞斯尼连忙用手挡着“别照,别照,我看不见了。”他们把手电筒立在地上。乞斯尼把所有的气球都拿出来,他们把气球踢来踢去,气球在光柱下跳跃飞舞,十分好看。 
       玩累了,他们走下楼来,来到一个门前,乞斯尼打开门。里面有一辆漂亮的大汽车。“这是爸爸的汽车,沃斯捏库夫,你会开么?”“没问题。”他们上了汽车,雪人熟练的发动汽车。车灯由小灯转换到大灯。车在乞斯尼的指挥下开了一会停下来,他们下了车,他们来到一个大柜子前。“沃斯捏库夫,你猜这是什么?”雪人猜不出,乞斯尼让雪人帮他打开,啊,原来是一柜整齐的冰块,雪人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冰块,晶莹兹透,它兴奋跳进柜子,懒洋洋的躺在上面。真舒服。乞斯尼在一旁开心地笑了。“这是我死对头渥安斯尼娜家的,前几天,我妈妈借她家的冰块她却说没有。这回得多拿几块回家,省得妈妈冻了。”在雪人的帮助下,乞斯尼搬了好多冰块回家 
     
    三 
       忙了一夜。有点饿了,乞斯尼让雪人坐在椅子上,给它围上餐巾,摆好餐具,端上来他最爱吃的东西,他想沃斯捏库夫也一定爱吃,火腿,三名治,妈妈煮的茶蛋,爸爸烤的面包……啊,好丰盛的烛光夜宵呀。吃完后,雪人帮乞斯尼收拾餐具,雪人说:“乞斯尼,我带你去看菲坑斯妮布幸娅城堡。”“什么,那都是贵族人才能进的地方,并且那么远?”乞斯尼有点不相信。“走吧。”雪人拉着他就往外跑。越跑越快乞斯尼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地面,他们在飞,他真的飞起来啦,从家前的森林飞过,风还在刮着,雪儿又飘舞起来。俯视苍茫的大地,好美啊。 
       他看到了,看到美丽、巍峨的菲坑斯妮布幸娅城堡啦。卫兵在风雪中值勤。他们已经到了皇宫的上空,他们落了下来,站在最高阳台上。看到了风雨中菲坑斯妮布幸娅城堡,美极了。好像身处在童话维亚纳王国的王宫里 
       雪人指着天边的一道彩虹,真美啊。乞斯4告诉他,那是朝霞。太阳出来前染红的云彩。雪人大吃一惊。拉起乞斯尼就跑,“干嘛不多呆一会?”乞斯尼恋恋不舍, 
       他们又飞了起来,飞过苍茫的原野,从家前的森林上飞过。降落在家门口,天已经大亮。雪人把他送到门口,告诉他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作个听话的好孩子。乞斯尼抱着它不肯离去,最后还是再见啦。乞斯尼不情愿地进了屋子,再回头看时,雪人和以前一样站在那里,乞斯尼回到卧室,站在窗前喊叫雪人,想告诉它,明天晚上再带他去菲坑斯妮布幸娅城堡,无论他如何大声喊叫,如何拍打窗户,雪人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沃斯捏库夫,沃斯捏库夫……”乞斯尼闭着眼睛拼命地喊叫着,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披上睡袍飞快地冲下楼去,正在吃饭的爸妈吓了一跳,“乞斯尼,发生了什么事,”乞斯尼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阳光下,乞斯尼伤心地站着,他的雪人--沃斯捏库夫不见了,爸爸的礼帽,妈妈的围巾滩卧在雪泥里。他的雪人已经融化了。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