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居直论图画书:幸福的种子 购买→ ←查看
有3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36403次
 
其他
启蒙读物
文学
教育
自然百科
卡通漫画
人文社科
艺术
语言
体育
电脑网络
工具书
电子出版物
不区分
 

 

 
 
松居直论图画书:幸福的种子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日)松居直
刘涤昭

明天出版社 2007年11月 出版

暂无库存

原价:20.0 会员价:17.2
会员折扣:86%

开本:16 装帧:软精

关注年龄: 家长/老师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版本说明】 
    明天出版社新近出版了松居直先生著、刘涤昭先生译的《幸福的种子:亲子共读图画书》(为了与众多近似的书名或系列名明显区分,我暂时改叫它《松居直论图画书:幸福的种子》)。不少熟悉松居直的朋友立刻会问:《幸福的种子》和《我的图画书论》是一本书吗? 
    答案很明确:不是一本书。 
    松居直先生论图画书的文章编选于他陆续出版的书中:《幸福的种子》、《什么叫图画书》、《看图画书的眼睛》、《图画书时代》、《到图画书的森林中去散步》等等。 
    1997年湖南少儿出版社出版的《我的图画书论》是由季颖翻译的,但她并不仅仅是一位译者,实际上也是一位编选者,选入了松居直讨论图画书的多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并且多方收集整理并集结出版了他的数次重要的演讲稿。季颖的编选视角主要是图画书编辑和研究者的视角,但由于原文本来就非常朴实,所以一般读者,特别是爸爸妈妈们读起来也非常亲切、非常受用。严格来说,《我的图画书论》不是一本普通的译著,更准确的说是一本独特的汇编选本,编者在其中付出了许多创造力的劳动。 
    新近出版的《幸福的种子》主要依照日文版原著的选本,同时参考了台湾繁体版的同名译本,由此汇编整理的松居直论集,其设想的主要读者是爸爸妈妈们,还有热心于儿童教育的研究者。当然,由于松居直先生本身就是一位了不起的出版家,所以编辑们或图画书研究者们读来也一样非常受用。 
    那么,这两本书在内容上有重复吗? 
    有。在篇幅上是有重复的,我还没有仔细一一比较(有的篇名也不太一样),直观上看大概有30%的选篇有重复吧。仅供参考!(阿甲) 
 
 
【作者的话】 
    图画书对幼儿没有任何“用途”,不是拿来学习东西的,而是用来感受快乐的。 
    图画书的文字都经过精心挑选与整理,字字饱含艺术家们丰富的情感与理性认识。父母亲用自己的口,将这些文字一句一句地说给孩子听,就像一粒一粒地播下语言的种子。当一粒种子在孩子的心中扎根时,亲子之间就建立起无法切断的亲密关系。真正让父母与孩子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不是户口簿或者出生证明书,而是温柔的、人性化的言语。 
    念书给孩子们听,就好像和孩子们手牵手到故事国去旅行,共同分享同一段充满温暖语言的快乐时光。即使经过几十年,我们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将这些宝贵的经验和美好的回忆珍藏在内心深处。孩子们长大以后,我才真正了解到,当时我用自己的声音、自己的语言讲了这么多故事的意义在哪里。我也发现,通过念这些书,我已经在他们小时候,把一个做父亲的想对孩子们说的话说完了。 
 
                                              ——松居直 
 
【作者简介】  
    松居 直,1926年生于日本东京,1951年同志社大学法学部毕业,同年进福音馆书店任编辑。1968年升任社长,1985年辞去社长职务就任会长至今。日本出版学会会员、日本国际儿童评议会(JBBY)理事、联合国教科文亚洲文化中心评议员、中日儿童文学美术交流中心副会长。历任1969年、1979年、1995年世界图画书原画展(BIB)国际评委、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共同出版计划会议日本代表、专业委员、中央编辑委员、东洋英和女学院短期大学讲师、日本白和女子大学讲师等职。1963年因月刊图画书杂志《儿童之友》获“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大奖”,1965年因图画书《桃太郎》获“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1993年获“美孚儿童文化奖”,1996年受日本儿童文艺家协会表彰,获“儿童文化功劳者”称号。著有《什么叫图画书》、《看图画书的眼睛》、《图画书时代》、《到图画书的森林中去散步》等书及《桃太郎》、《木匠和鬼六》、《信号灯眨眼睛》等多种图画书。 
 
【译者简介】  
    刘涤昭,1952年生,河南人。日本拓殖大学硕士。曾任《日本文摘》主编,现任《民生报》社日文编辑。主要译著:《生活教养影响孩子一生》、《顾客满意度测量手法》。 
 
【目录】 
目次 
  爱的语言 
  “我的后面留下了路”…… ——我与松居直先生的神交 /王林 
第一章 图画书与幼儿的世界 
  进入图画书的世界之前 
  丰富的语言体验 
  传递亲情的桥梁 
  幼儿期的图画书体验 
第二章 插画和想象力 
  图画书的插画与艺术 
  什么是好的图画书 
  表现真实事物的图画书 
  阅读图画书的插画 
  图画书的乐趣 
  爸爸的图画书 
  想象力的幼苗 
  想象力与图画书 
第三章 怎么教孩子看图画书 
  带孩子进入书的世界 
  念图画书给孩子听 
  不要剥夺孩子的阅读乐趣 
  选择图画书的方法 
  残酷与幽默 
  关于天真可爱 
  我对迪士尼图画书的看法 
第四章 陪孩子成长的图画书 
  婴儿的图画书 
  两岁孩子的图画书 
  三岁孩子的图画书 
第五章 图画书与幼儿教育 
  让家庭教育与幼儿园有机结合 
附录 
  福音馆书店的《儿童之友》月刊绘本简介 
  部分图画书原著名及其作者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爱的语言(自序) (松居直 )
        平常在家,您最常对孩子说的话是什么? 
        我们姑且称它为口头禅吧。我曾经仔细聆听这些口头禅,发现这些话在无意间暴露了说话者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我想,大家实在有必要确认一下自己的口头禅,以了解自己。  
        “快去做功课!”孩子上小学以后,这句话突然变成许多母亲的口头禅。母亲们说这句话并不是故意的,但正因为如此,更代表了她们心里真正的想法。孩子一天到晚都听到这句话,但是知道自己应该用功读书,所以也没有办法反驳,了不起没好气的回一句:“我知道了啦!”或许孩子真正想说的是:“烦死人了!这么啰唆!”但是一说出这些话,少不了又要和爸妈吵上一架,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忍了下来。 
        个性乖巧柔顺又认真的孩子,从早到晚听这句话,很容易被洗脑,顺从父母的要求,认为只要用功念书,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父母看到孩子这么听话,也很放心。但是,这样真的就可以放心了吗?  
        用功读书是为了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为了获得好成绩!  
        获得好成绩又为什么? 
        为了进好学校呀。  
        进好学校以后呢? 
        毕业以后就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呀。  
        找到好工作,又能怎么样呢? 
        当然就能拥有安定的生活和良好的社会地位喽。  
        为什么要有安定的生活和良好的社会地位呢? 
        这个嘛……因为这样才能幸福呀。只要花经济上不虞匮乏,在社会上受到肯定,又建立了自己的家,就会很幸福的。  
        这样真的就会幸福吗?许多表面上看起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家里的每个成员却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也没有尝过幸福的滋味,成天生活在不安和不满的痛苦深渊中。还有不少家庭,全家人感情疏离,各自为政,过着孤独寂寞的日子。  
        幸福到底是什么?  
        有一些话,是父母必须对孩子说的,为了使他们健全的成长,将来能够靠自己的力量过活。例如,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该追求什么?“活着”的真谛何在?父母应该从小灌输孩子这些事,让它们深深的刻在孩子心里。  
        念书给孩子听,也就是为了传达这些观念。  
        还有一些父母的口头禅是:“去看书去!”这句话和“快去做功课!”,比较起来,意义非常含糊,充其量不过是在强调读书是一件好事,一定会对功课有帮助。  
        很抱歉,我要拿我自己做例子。我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开始,到他们十岁左右,一直念书给他们听,从没有间断过。我念的书范围很广,从图画书到分量不少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有。而且我可以保证,到目前为止,我没对孩子说过一句:“去看书去!”但孩子们却各自养成了读书的好习惯。孩子经常听我念书,似乎让他们亲身体验到,书是多么有趣的东西,在真正开始“读书”之前,已经彻底的爱上“书”了。  
        我数不清我到底念过几百本书给他们听,但其中有不少是我自己非常喜欢,希望全心全意和孩子分享的故事,也有我小时候百听不厌的故事。有时候说着说着,我自己比孩子还陶醉。我常在事后才察觉到,我期望某个故事能让孩子了解某些事情,或产生一些特定的想法或感受。  
        念书给孩子听,就好象和孩子手牵手到故事国去旅行,共同分享同一个充满温暖语言的快乐时光。即使经过几十年,我们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将这些宝贵的经验和美好的回忆珍藏在内心深处。  
        孩子长大以后,我才真正了解到,当时我用自己的声音,自己的语言讲了这多故事,意义在哪里。我也发现,透过这些书,我已经在他们小时候,把一个做父亲的想对孩子说的话说完了。  
        对一个人来说,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活着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人应该靠什么活下去?这一本又一本的故事,已经用不同的方式把答案说得一清二楚了。  
        这就是书。  
        书里清楚记载了什么是幸福。重要的是,父母要用自己的嘴、自己的声音,告诉孩子书里所写的事情,这比起让孩子自己看更有意义。  
        幸福,就是使人幸福,带给别人快乐;只有父母能带给孩子快乐,使孩子幸福。这样的父母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成年人。  
        盼望您能用自己的声音和话语拥抱孩子,让他在温暖生动的话语中成长。  
        因为,亲子之间交换的丰富语言,是一个家庭最大的财富。   
     
     
  • “我的后面留下了路”……——我与松居直先生的神交 (王林 ·相关链接
       “我的前面没有路,我的后面留下了路。”这是“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先生在推动日本的图画书时说的一句话。这句话常让我浮想联翩,神思飞扬。 
       这句话前半句表明了先生对形势的判断。1956年,先生在创办图画书月刊《儿童之友》时,日本的现代图画书尚未有真正发展,可以利用的资源还很少很少,也没有可供参考的出版思路。但是,先生并没有被作家资源、画家资源、市场通路这些现实问题吓倒,而是“决心试试看”,按自己的想法出版图画书。空白,会成为一些人紧张退缩的理由,也会成为一些人自由挥洒的舞台。 
       这句话后半句表明了先生坚定的信心。几十年后,他的身后留下了图画书“光荣的荆棘路”。战后日本图画书的飞速发展,乃至在世界图画书格局占据重要位置,先生几十年的努力耕耘功不可没。先生当年发掘的图画书作家,如赤羽末吉、长新太、崛内诚一、安野光雅、加古里子、中川李枝子,已是世界级的图画书作家;先生当年出版的图画书,如《第一次上街买东西》《拔萝卜》《河马》《古里和古拉》长销了几十年,印次达到一百多次。 
       “我的后面留下了路”,既可以用到每个人思索自己的人生道路,也可以用到图画书推广人掂量自己的责任。我们每个人都会留下路吗?当年我在读先生的《我的图画书论》(季颖/译)时,感动的除了先生对图画书的爱而外,还有先生的坚韧与坚持。他在创办《儿童之友》杂志之初,经营惨淡,压力大得“像患了神经衰弱”,可是也“始终坚持自己的编辑方针,毫不妥协”,最后才有日本图画书的辉煌之路。当年先生遇到的困境,全部会在今日之中国上演,所以,我们在中国的图画书推广中要抱有“三不主义”——不等待、不着急、不抱怨,拿出先生当年“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勇气。事实上,这些年我也习惯从先生的人生之路中获得精神动力,当沮丧和无力蔓延全身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读先生的文字。 
       通过阅读先生的书,我和先生已经神交良久。2000年北师大的张美妮先生带着我编写《幼儿文学》教材时,把“图画书”这一章留给我,《我的图画书论》和台湾版的《幸福的种子》几乎是唯一的参考资料。先生不是“做”图画书学术的人,他的文字都来自他作为孩子、读者、编辑、作家、父亲的感受和思考,所以不那么系统化、不那么条分缕析,不那么引经据典。可是,在这些娓娓道来中,你反而觉得更“靠谱”,更能探到图画书的本质。除了他被广泛采用的图画书的定义外,能烛照我们模糊认识的清晰观点俯拾皆是: 
     
        ◎儿童的读书生活从幼儿期开始,要使儿童了解书的世界的魅力,最好首先从图画书入手。 
        ◎读书不是读字,而是理解书的内容。 
        ◎图画书对幼儿没有任何“用途”,不是拿来学习东西的,而是用来感受快乐的。 
        ◎对于所有孩子来说,图画书不是用来读的书,它是请别人读、而他们用耳朵接受语言的书。 
        ◎专家一致公认:日本战后教育的成功完全归功于图画书。 
     
       类似的“格言”几乎在先生的每篇文章中都能找到,它可以非常实用地被引用来解释给那些对图画书充满疑惑的大人们。 
       我和先生只有一面之缘,那是2006年在中国澳门举办的“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第30届世界大会”。我并不知道先生会参会并发表演讲,当看到先生在台上发表演讲时,我回忆起了曾熟读过的先生的文字,我也有生以来第一次像“追星族”似的请先生签名、合影。 
       我感佩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对中国人民的友谊,希望能把先生关于图画书的观点更广泛传播,至少希望把《幸福的种子》的简体字版介绍到大陆。这本书虽然有少部分篇章和《我的图画书论》重复,但编排得更有针对性。感谢唐亚明先生的支持和帮助,让不懂日语的我能实现这个“天方夜谭”。记得唐亚明先生曾对我说,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儿童阅读都要走图画书阅读这条路,中国当然也不例外。这句话给了我无限的勇气和等待的信心。也感谢台湾英文杂志社转让译稿,张成良先生的真诚帮助让我内心充满温暖。 
       更重要的是,先生还答应2007年11月来中国做图画书的巡回演讲。当我知道先生答应了我的请求时,高兴得跳起来:我的梦想又实现了。先生可能还不知道,他在中国已有大批的拥趸,他关于图画书的观点正被广泛引用,他的理念正被实践在家庭和学校中。虽然在20世纪80、90年代,先生曾多次来华访问、办活动,但这一次和十几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中国的图画书阅读人口正在激增,中国的图画书出版正在蓬勃,中国的图画书之路正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广阔。 
       我们期待着…… 


会员书评
  • 我也来说几句吧。 (alin ·2008年05月 )
    上周在红泥巴上订了这本书,但还没收到。在书店发现了,就迫不及待地买了下来,先睹为快。因为是周末,很忙,看得进度不快(这个样子来写书评有点不自量力哦,其实不算书评,就是一点心里感觉而已),但很亲切。彭懿老师的书《阅读与经典》写于21世纪初,读来,常有“哦”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子啊”,彭老师给予我们的信息量很大很大,感性中透露着严肃,幽默中闪耀者智慧理性的光芒。而这本书,给我就是“嗯”的感觉,因为是写于上个世纪的缘故吧,读来特别亲切,感觉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和我说话,这种阅读的感觉特别幸福。因为,我在养育女儿的过程中,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自学成才”。现在遇到这本书,虽然只是读了一点点,而且其中很多观点在过去的父母必读杂志上阿甲已经做过传授了,我仍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激动,尤其是读到“一位母亲的手记”(p15),我差点哭了,因为自己曾经的生活和这位母亲有很多地方是那么相似..... 
    下面这段话是我在蓝袋鼠“辛夷花在摇晃”的博客上读到的:“你看到的每一本书,都是有灵魂的。这个灵魂,不但是作者的灵魂,也是曾经读过这本书,与它一起生活、一起做梦的人留下来的灵魂(西班牙作家卡洛斯)”,希望这本书,以及红泥巴上架的每一本好书,都给我们的心灵幸福。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