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男孩(海豚绘本花园) 购买→ ←查看
有2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12892次


 

 
 
月光男孩(海豚绘本花园)
The Boy in the Moon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丹麦)依卜·斯旁·奥尔森
(丹麦)依卜·斯旁·奥尔森
杨玲玲 彭懿

湖北美术出版社 2009年01月 出版

库存:1

原价:23.0 会员价:18.4
会员折扣:80%

开本:16 装帧:精装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编辑推荐: 
    月亮先生想找朋友,拜托月光男孩帮忙去找。月光男孩从天上掉到海湾,终于找到一面镜子,原来,这就是月亮先生的好朋友!奥尔森利用长条形画幅的特色,把画面经营得好像漫画。男孩的姿势及动作各种各样,使画面更形象、更生动活泼。 
    这本《月光男孩》开本特别,两本书般的超长条形,正适合于从天空下降到地面的情节。版式单纯,文字和图画对照,而画页底色一律是象征天空的浅蓝色,处处可见作者的巧思。 
 
作者简介: 
    依卜·斯旁·奥尔森(Ib Spang Olsen),1921年6月11日出生于丹麦。1945年至1949年在丹麦皇家艺术大学学习应用于印刷和图书设计的平面造型艺术。他不仅当过绘画教师,还编写编绘童书,制作过电视儿童节目,参与舞台美术设计,拥有相当丰富的美术工作经验。主要的代表作有《月光男孩》、《跳不停的小红球》(Min Bold,1983)、《成年人的陷阱》(The Grown—Up Trap,1992)等,1972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画家奖,是丹麦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
 
红泥巴推荐级别: ★★★★★

关于本书的成就与赞誉
●1972年国际安徒生奖画家奖得主的代表作 
●丹麦文化部儿童图书奖 
●入选日本儿童书研究会绘本研究部编《图画书·为了孩子的500册》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月光男孩——非同寻常 (松居直 )
        1993年五月末,我寻访久别的哥本哈根,就是为了拜见图画书作家依卜·斯旁·奥尔森。 
        我乘机场开往市内旅店的出租车,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岁的司机。快进市区了,司机大概想我是远道而来的旅客,便到处指给我看,并对看见的教会和建筑物做了说明。其中,他指着某建筑物上的雕刻,用一种自豪的语气对我说,“请看,那是托瓦尔森的雕刻。”过了一会儿,又介绍道:“那尊铜像也是托瓦尔森的作品。” 
       我知道托瓦尔森(1770年-1844年)。他是丹麦著名的新古典主义雕刻家,与H·C安徒生关系不错。早在1961年初访问哥本哈根时,我参观过托瓦尔森美术馆。但没想到一个出租司机,会以丹麦人自豪的语气,向外国人介绍托瓦尔森的雕刻。这位以本国及其艺术自豪的司机,让人心情愉快,我决定重新领略丹麦的胜地。 
        19世纪前半期,丹麦迎来了在欧洲无与伦比的艺术黄金时代。托瓦尔森就是其中的一员。与这个时代相应合,文学界则活跃着汉斯·克利斯田·安徒生(1860年-1875年)。这种艺术传统,至今依然在这个国家一脉相承。图画书便是其中之一。 
        现代丹麦有代表性的图画书画家,有《蓝眼小猫》的爱根·马奇森、《圣诞节的图画书》的斯本·奥特,以及《月光男孩》的依卜·斯旁·奥尔森。其中后两位曾获“国际安徒生奖画家奖”,这是授予图画书作家国际性最高的奖赏。顺便说一下,我国获得该奖项的画家是赤羽末吉和安野光雄。 
        丹麦之旅是从艺术起步的。我感到很高兴,并出于对出租司机热情向导的感激,便付了很多小费。旅店到了。真没想到,会有一个与拜见依卜·斯旁·奥尔森先生之旅相契合的开端。 
        那么,就让我们看看奥尔森的代表作《月光男孩》吧。 
        书名“月光男孩”,就是封面上看到的、单手拎着篮子从天而降的男孩。我纳闷为什么叫月光男孩。不过,这个男孩的姿势和表情非常生动活泼,这情景让人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还有,在天上笑着的月亮的脸,与月亮小孩的脸,很相似。这也挺有趣的。 
        杰作,体现在月亮的头上有头发。月亮会有头发,真是异想天开啊。画家奥尔森多么会开玩笑。也不必大惊小怪。翻下书,当你看到画面1时,不觉得那月亮从空中俯视自己映在池中的脸上还有胡须吗?胡子好像也是懒得刮,任其长长……这真是非同寻常。就这样,我兴趣盎然地踏进了这个虚幻的世界。 
        奥尔森是一个用图画叙述故事的画家。第一,他将出人意外的、窄而长的空间,设定为故事的舞台,这本身就是一个绝妙的构思。单看封面,月亮和月亮小孩,这两个极富幽默的表情就会吸引孩子们的好奇心。 
        千万不要漏看环衬上的画。它不仅有让人感到广阔空间的构图,而且画面上手持自行车站着的女人、仰望天空的男孩、稳坐着的猫,以及让人会联想到安徒生的一位戴高筒礼帽的绅士、漂浮在海上的小船,都被描绘得形象逼真。光和影的效果处理也颇有技巧。可以说,奥尔森是一个在绘画创造方面细腻且有实力的画家。 
        《月光男孩》的故事,其情节不太有逻辑性,是一个荒诞的故事。月光男孩是突然冒出来的,在从天上往地下降落的过程中,他遇到一些事情,这一切也是十分随意,说碰到谁就碰到谁、没有准谱。让人会推测,这像是父亲信口给孩子讲故事,而非事实。 
        奥尔森也许有时会一边画画,一边给孩子们讲故事。因为在故事里,我们甚至能感受到这种叙述方式的节奏。不管怎样,这个故事,先是有月光男孩这样一个立意,然后就随自己所想,让主人公动起来,在一个接着一个地将画面连接下去的过程中,图画书完成了。并且图画书自然、顺畅。 
        如同语言中有接尾令游戏一样,《月光男孩》就是用画带来接尾令游戏的乐趣。这是奥尔森满怀童心,幻想驰骋地描绘出来的图画书世界。 
        比如,不留神踢到一颗星星,让它变成了流星;掉在似乎心情不错的一片白云上;就像跳伞一样,在空中游泳;飞进迁徙的候鸟群中,真是千钧一发,于是想干脆横着飞,这样就遇到了空中各种各样的“飞行物”。这些都会让孩子们充分地展开自己的心愿和幻想。并且,画面既没有中断,也没有一瞬间的停顿,一直吸引着读者往下读。 
        这种画面的构思,似乎在哪里看到过。一想,原来是画卷(卷轴画)。画卷就是窄而长,展开而来的画。奥尔森在窄而长的空间上,连续地呈现因时间而不同的场景。这是一种大胆的“异时同画”的手法。因我们不能认为奥尔森模仿了日本古代画卷的表达手法,所以,从这种大胆的立意和表达手法中,我们领略到了画家的非凡之处。 
        当月光男孩快要接近地面时,背景逐渐有了现实感,降落的速度也放慢了一些。其中,那位给他苹果的少女很可爱,于是月光男孩说:“要像女神那样美丽夺目。”并向女孩的头发上撒了一些金色的小月亮。不可思议的是,仅这一画面,就会让人在整个故事中产生一种异样的心情。 
        不久,月光男孩从地面掉到了大海里,他是为寻求另一个月亮来到海里的。终于,他在海底,发现了一个真正的眼镜,而不是用水作镜子照影的“水镜”。于是月光男孩准备回到已经在天上伸长脑袋望着的月亮那里。后半部分的画面,是那些生活在镇上的人们、以及水中的小鱼们在形象地叙述着各自的故事,它们激活着读者的幻想力。 
        这种趣味,完全有赖于奥尔森逼真地描绘“事物”的、那种优秀的写实力。 
        读完了,才注意到从封面到封底,月光男孩被描绘了二十三种形态,并且它们全部有着各自不同的姿势。就像高速相机的画面一样,画家连续不断地拍镜头,将浮在空中的男孩的姿势画成了二十三种不同的形态,这本领实在高超。这看似随意描绘出来的一本荒诞的图画书,之所以能获得成功,完全取决于奥尔森画家好的立意、非同寻常的写实力、以及丰富的幻想力。 
        有一天,我到奥尔森家拜访他。一处为森林环绕、安静的住所,整个家就像一个画室,到处是奥尔森夫人的贴画作品、各种各样令人感兴趣的绘画。日光房,真正的九重葛花——在盛开;院内,含杂草在内的各种花草生长繁茂。这让人感到远离尘世的空间以及时间的流逝;感到在这种混杂中,奥尔森的气息遍布于各个角落。 
        在充满真实和幻想的生活空间的延长线上,存在着奥尔森的绘画空间,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 给童心插上幻想的翅膀 (彭懿(儿童文学作家、绘本研究专家) )
        即使在开本五花八门的图画书中,《月光男孩》也是一本罕见的异型开本。 
      这是一本从下往上翻的书,上下两个画面加起来,就变成了一个长长的竖画面了。依卜·斯旁·奥尔森为什么要别出心裁地选择这样一个超长的画面呢? 
      因为这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故事。 
      月光男孩为了给月亮寻找另外一个月亮,拎着篮子出发了。他落啊落啊,从天上落了下来,先是穿云而过,然后是飞机、一大群候鸟、风筝、气球、站在梯子上采苹果的小女孩、打扫烟囱的黑脸男人、红砖房、街道,最后“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整个故事就是一个下落的过程。尽管在半道上曾经遭遇过狂风,被吹得东倒西歪,但月光男孩基本上还是一条直线落了下来。 
      这下我们明白了,还有什么开本,比这种窄长的画幅更适合表现这个由上往下降落的过程呢?这种拉长的画面,有效地增加了阅读时的距离感。如果将这一幅幅长长的画面连接起来,就宛如一幅长卷,从天上一直垂到了地上,月光男孩的奇异旅程尽收眼底。 
      有人统计了一下,如果算上封面和封底,画家一共画了二十三个形态各异的月光男孩,有举着篮子像吊在降落伞下面一样的,有摔一个屁墩儿的,有飞翔的,有横躺过来的……多数页面里月光男孩还不止出现一次,少的两次,多的甚至达到了三次,就像高速摄影机拍下来的画面一样,给人视觉上留下了一种连续下落的映像。 
      还有,一开始月光男孩下降得很快,但随着地面的接近,速度明显地放慢了,这从背景上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也许是月光男孩来自高处不胜寒的天上,人间的一切更让他觉得亲切吧!看,这时他不是在下落了,人好似羽毛一般地浮了起来,飘了起来,慢慢地飘过苹果树,慢慢地飘过有孩子的窗户,慢慢地飘过熙熙攘攘的街道…… 
      不知依卜·斯旁·奥尔森是不是学graphicarts(应用于印刷和图书设计的平面造型艺术)出身的缘故,他对色彩与印刷也部十分在行。比如这本《月光男孩》,从封面、正文到封底,背景的底色一律部印成了象征朗夜的湖蓝色,给人一种透彻、一碧如洗的视觉效果。有趣的是,这种湖蓝色的底色一直延续到了水下,于是,天空的蓝色又变成了大海的蓝色。头一次看这本书时,就被依卜·斯旁·奥尔森的配色迷住了,大面积的蓝色,配上月亮、星星的黄色以及月光男孩红衣的红色,冷暖一搭,画面立刻就洋溢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与清澄。 
      再看看他写的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情节,但它很特别。松居直在《走进图画书的森林》一书里称它是一个“荒诞故事”(nonsense),他还举例子说,你看,也没有什么铺垫和交待,月光男孩突然就冒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谁,从哪里来?月光男孩从天上往地下掉的途中,说碰到谁就碰到谁,十分随意,就仿佛是一个爸爸在信口给孩子编故事。松居直不是在批评,他是由衷地喜欢这个故事。是的,这种随意性正是这本图画书的诱人之处,正如松居直所说的那样:“如同语言游戏中有‘接尾令’一样,这本书是靠画面带来‘接尾令’般的乐趣,是奥尔森的一颗童心插上幻想的翅膀描绘出来的图画书的世界。”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