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
25
星期二
 



号外,号外!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先生就要访华啦!

[红泥巴村传闻中心]2007年10月24日 22:27

   日本图画书之父、《我的图画书论》的作者松居直先生将于2007年11月26日至12月2日访问中国,将先后在上海、北京、深圳三地做三场演讲。
   松居直先生1926年生于京都,大学毕业后到日本福音馆工作,于1956年创办日本第一本图画书月刊《儿童之友》,早期日本民众对图画书的理解颇类似今日之中国,因此经营非常困难,但先生坚信图画书对孩子的巨大作用,咬牙坚持,陆续出版了《第一次上街买东西》《拔萝卜》《河马》《古里和古拉》等经典图画书,并发掘了赤羽末吉、长新太、崛内诚一、安野光雅、加古里子、中川李枝子等世界级的图画书作家,为日本图画书的勃兴乃至在世界图画书中占据重要位置起到了重要作用。
   先生在长期和图画书打交道的过程中,对图画书阅读有很深的见解,例如,他第一位界定了图画书的文图关系是“文×图”,他认为图画书是孩子“幸福的种子”,他主张透过孩子的眼睛来看图画书,等等,说对目前中国的图画书阅读产生了重要影响。先生1997年曾在中国出版了《我的图画书论》一书,这本书虽然印数很少,但里面的观点却深刻地影响、打动了所有喜爱、推动图画书的各位人士。
   这次先生排除各种困难,以81岁高龄访问中国并做演讲,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图画书市场的逐步繁荣,其次要归功于王林先生的居中联络,反复磋商,同时还要归功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CBBY)、红泥巴、萤火虫读书会的大力协助。目前松居直先生在中国的行程请见下表:

时间,地点,参加方式,接待机构,联系人,联系方式

11月25日(上午),上海,会议收费,中国首届海峡两岸图画书研讨会组委会,联系人:孟渊/孙亚敏,02154475603-315/13774228891

11月28日(上午)9:30-11:30,北京首都图书馆讲座,电话报名免费参加,CBBY、红泥巴、首都图书馆、萤火虫读书会,联系人:红泥巴,01064934774/64934784

11月30日(下午),深圳,会议收费,儿童阅读文化国际论坛组委会,联系人:周其星,13480778848

   本次来华演讲可能是松居直先生最后一次来华演讲,图画书的爱好者、教学者、创作者不可放过与大师亲炙的机会,可按自己所在城市选择参加其中的一场演讲。当然,也不拒绝三个城市都要跑去听的“追星族”!同时也建议单位和部门组织人员报名参加。

   三个城市的演讲题目均暂定为“图画书与孩子”,会根据不同听众层次调整讲座内容,也欢迎各位参加者现场提问互动。

附一:松居直先生简介

※ 现任:福音馆书店会长、日本出版学会会员、日本国际儿童读物联盟(JBBY)理事、联合国教科文亚洲文化中心评议员、中日儿童文学美术交流中心副会长。

※ 历任:1969年、1979年、1995年世界图画书原画展(BIB)国际评委、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共同出版计划会议日本代表、专业委员、中央编辑委员、东洋英和女学院短期大学讲师、日本白和女子大学讲师等职。

※ 获奖:
1963年因月刊图画书杂志《儿童之友》获“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大奖”,1965年因图画书《桃太郎》获“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1993年获“美孚儿童文化奖”,1996年受日本儿童文艺家协会表彰,获“儿童文化功劳者”称号。

※ 著作:
著有《我的图画书》、《幸福的种子》、《看图画书的眼睛》、《图画书时代》、《到图画书的森林中去散步》等书及《桃太郎》、《木匠和鬼六》、《信号灯眨眼睛》等多种图画书。

附二:王林文章

“我的后面留下了路”……——我与松居直先生的神交
文/王林(儿童文学工作者/儿童阅读推广人)
   
   “我的前面没有路,我的后面留下了路。”这是“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先生在推动日本的图画书时说的一句话。这句话常让我浮想联翩,神思飞扬。
   这句话前半句表明了先生对形势的判断。1956年,先生在创办图画书月刊《儿童之友》时,日本的现代图画书尚未有真正发展,可以利用的资源还很少很少,也没有可供参考的出版思路。但是,先生并没有被作家资源、画家资源、市场通路这些现实问题吓倒,而是“决心试试看”,按自己的想法出版图画书。空白,会成为一些人紧张退缩的理由,也会成为一些人自由挥洒的舞台。
   这句话后半句表明了先生坚定的信心。几十年后,他的身后留下了图画书“光荣的荆棘路”。战后日本图画书的飞速发展,乃至在世界图画书格局占据重要位置,先生几十年的努力耕耘功不可没。先生当年发掘的图画书作家,如赤羽末吉、长新太、崛内诚一、安野光雅、加古里子、中川李枝子,已是世界级的图画书作家;先生当年出版的图画书,如《第一次上街买东西》《拔萝卜》《河马》《古里和古拉》长销了几十年,印次达到一百多次。
   “我的后面留下了路”,既可以用到每个人思索自己的人生道路,也可以用到图画书推广人掂量自己的责任。我们每个人都会留下路吗?当年我在读先生的《我的图画书论》(季颖/译)时,感动的除了先生对图画书的爱而外,还有先生的坚韧与坚持。他在创办《儿童之友》杂志之初,经营惨淡,压力大得“像患了神经衰弱”,可是也“始终坚持自己的编辑方针,毫不妥协”,最后才有日本图画书的辉煌之路。当年先生遇到的困境,全部会在今日之中国上演,所以,我们在中国的图画书推广中要抱有“三不主义”——不等待、不着急、不抱怨,拿出先生当年“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勇气。事实上,这些年我也习惯从先生的人生之路中获得精神动力,当沮丧和无力蔓延全身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读先生的文字。
   通过阅读先生的书,我和先生已经神交良久。2000年北师大的张美妮先生带着我编写《幼儿文学》教材时,把“图画书”这一章留给我,《我的图画书论》和台湾版的《幸福的种子》几乎是唯一的参考资料。先生不是“做”图画书学术的人,他的文字都来自他作为孩子、读者、编辑、作家、父亲的感受和思考,所以不那么系统化、不那么条分缕析,不那么引经据典。可是,在这些娓娓道来中,你反而觉得更“靠谱”,更能探到图画书的本质。除了他被广泛采用的图画书的定义外,能烛照我们模糊认识的清晰观点俯拾皆是:

◎儿童的读书生活从幼儿期开始,要使儿童了解书的世界的魅力,最好首先从图画书入手。
◎读书不是读字,而是理解书的内容。
◎图画书对幼儿没有任何“用途”,不是拿来学习东西的,而是用来感受快乐的。
◎对于所有孩子来说,图画书不是用来读的书,它是请别人读、而他们用耳朵接受语言的书。
◎专家一致公认:日本战后教育的成功完全归功于图画书。

   类似的“格言”几乎在先生的每篇文章中都能找到,它可以非常实用地被引用来解释给那些对图画书充满疑惑的大人们。
   我和先生只有一面之缘,那是2006年在中国澳门举办的“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第30届世界大会”。我并不知道先生会参会并发表演讲,当看到先生在台上发表演讲时,我回忆起了曾熟读过的先生的文字,我也有生以来第一次像“追星族”似的请先生签名、合影。
   我感佩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对中国人民的友谊,希望能把先生关于图画书的观点更广泛传播,至少希望把《幸福的种子》的简体字版介绍到大陆。这本书虽然有少部分篇章和《我的图画书论》重复,但编排得更有针对性。感谢唐亚明先生的支持和帮助,让不懂日语的我能实现这个“天方夜谭”。记得唐亚明先生曾对我说,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儿童阅读都要走图画书阅读这条路,中国当然也不例外。这句话给了我无限的勇气和等待的信心。也感谢台湾英文杂志社转让译稿,张成良先生的真诚帮助让我内心充满温暖。
   更重要的是,先生还答应2007年11月来中国做图画书的巡回演讲。当我知道先生答应了我的请求时,高兴得跳起来:我的梦想又实现了。先生可能还不知道,他在中国已有大批的拥趸,他关于图画书的观点正被广泛引用,他的理念正被实践在家庭和学校中。虽然在20世纪80、90年代,先生曾多次来华访问、办活动,但这一次和十几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中国的图画书阅读人口正在激增,中国的图画书出版正在蓬勃,中国的图画书之路正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广阔。
   我们期待着……


【相关信息】



来源说明:
原文作者: 主办方
编辑:萝卜探长
本文被阅读5613次

 
2000 ©北京红泥巴科技有限公司
webmaster@hongni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