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
17
星期六
 



[转贴]2008:图画书原创中国年?

[红泥巴村传闻中心]2008年2月28日 20:40

  那些2006年还在为图画书的出版和阅读奔走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2007年,图画书选题爆炸,至少有300多种相对优质的品种登场,已经成为出版界令人瞩目的现象。有人估计,2008年将要出版的图画书可能要超过1000种。

  然而,就在图画书出版繁花似
锦的表面之下,我们却似乎正在失去了底气。几乎所有的图画书都是引进版!作为伴随孩子们的“成长读本”,大家都希望在图画书里可以看到“中国元素”。

  2008年新年伊始,我们似乎看到了这种可能。明天出版社推出了“绘本中国系列”,同样地道的《京剧猫》《苏武牧羊》《荷花回来了》《我的小马》等也将隆重登场,南京信谊策划的《团圆》、画家蔡皋的《桃花源记》、《宝儿》也将在2008年亮相,据记者的了解,至少有几家出版社推出或正在酝酿推出原创图画书品牌。加上两年前画家周翔颇有探索意味的《荷花镇的早市》,原创图画书出版的第一股热流正在掀起。

  2008年年初,阅读推广人阿甲写了一篇小文《图画书2008原创中国年》,呼吁着图画书出版史上一个新阶段的到来。基于中国的文化特质,如何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上成长出优秀的图画书?

本土图画书崛起

  原创图画书的创作和出版为什么会在这一个时间段集中爆发?

  在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阅读推广人梅子涵的观察中,中国是有自己的图画书传统的。“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国内是出版过图画书的。”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图画书没有发展好,80年代以后则完全中断。阿甲认为国内图画书传统中断的最主要原因是,“土壤”。“好书出来以后,没有人读,也没有人认,自然慢慢就消失了。”

  现在,经过出版界和阅读推广人群体的集体努力后,读者的购买力、阅读观念发生了变化,图画书的阅读群体和购买群体慢慢成长了起来。

  “经过以引进版图画书为主的阅读之后,大家会提问:老读国外的东西会不会有问题?我一直觉得,虽然我们必须要从最好的东西开始读起,但老是阅读国外的图画书无疑会有缺失。”阿甲认为,既然需求已经产生,土壤已经起来,原创图画书的崛起是自然而然的。

  显然,本土图画书的产生,受限于两个原因。其一,就是图画书可以活下来,商业上的机会存在;其二,就是一种民族情感的要求。

  “中国原创图画书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和铺垫,在我们大量引进和阅读世界图画书之后,又重新点燃了本土图画书创作的热情和冲动。出现优秀的或较为优秀的作品,应该是时候了。”梅子涵表示。

本土图画书出版现状

  就目前情况而言,本土图画书的创作和出版大概可分为三类。

  其一,是模仿西方的图画书,市面上我们见到的很多的图画书大概就属此类。

  其二,是有地道民族特色、中国传统的图画书,但是在阿甲的观察中,这种地道的图画书作品在现在年轻的插画作者中还没有见到,倒是在从前的连环画中出现过。“以前有过不少的连环彩屏画,一个故事往往是十六幅,或者是十二幅、八幅,比如王叔晖的《西厢记》,刘继卣的《武松打虎》,墨浪的《牛郎织女》等,都是很有韵味的地道中国传统的图画书,以前也曾经非常受欢迎,现在有没有可能重新再版为图画书,或者变成连环画故事这样有中国叙事风格的东西?”阿甲说这个问题他思考两年了,今年可能会有所尝试。

  但是,传统连环画的目标读者并非儿童,因此在转型为图画书的时候,需要融入儿童文化方面的东西,才能成为儿童的图画书。

  其三,就是“结合型”。“就是有很多中国元素,但表述又有西化的方式,这种结合其实是最能够为市场所接受的。”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很含蓄的文化,如果没有文化的积蕴和知识的积累,则阅读者可能不能了解画面背后的意义。阿甲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任率英创作的连环画《李香君》中,李香君撞头欲自尽未遂,血溅诗扇,旁边的修饰就出现了梅、兰、竹、菊,这其实是很中国化的暗示,象征着女主人公的坚贞和高洁。但这些很自然表露的东西,放在西方语境下就不容易被理解,现在的孩子接受起来可能也有困难,那么,“介于两者之间的调和的产品,既保留了中国元素,又介入西方表达方式的图画书,是一条比较快速的路”。

  阿甲分析,画家熊磊熊亮兄弟在明天出版社推出的“绘本中国”系列中的《年》、《兔儿爷》、《泥将军》、《灶王爷》、《小石狮》等属于结合型,应该较适合被小读者接受;周翔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推出的《荷花镇的早市》虽然在叙事上有类似安野光雅的《旅之绘本》的影响,但保留的传统风格还是比较多的;蔡皋的《桃花源记》非常传统,朱成梁的《火焰》则明显采取电影镜头的方式,已经是比较多的在借鉴西方了。

争议“中国图画书”

  熊磊熊亮兄弟在明天出版社推出的这一套“绘本中国”中,其实是提出和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创作出一种有独特中国特色的图画书?

  “文学和艺术其实都是基于各民族文化心理、审美标准和价值判断之上的精神产品,就像日本文学有川端康成,中国文学有鲁迅一样,为什么不能有一种中国气质的图画书呢?”熊磊问。

  熊磊给“中国特色”图画书的定义是:“以我们的哲学和思想为基础,符合国人习惯的表达方式,关注我们的文化和传统,发扬传统美术。”

  其实,单就美术而言,东西方绘画表现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东方讲究虚实相生,齐白石画虾,不用画水,也是满纸江湖。中国是文人山水画的写意传统,会把快乐、忧伤等情绪性的东西融入线条当中,而西方则是写实的油画传统。”熊磊告诉记者,熊亮在“绘本中国”里的《小石狮》就尝试带感情的线条的运用,而且,在今后的图画书创作中,熊亮会有意识的在技术、情感、表现方式上尝试“中国特色的图画书”。“如果做出和西方一样的图画书,我个人认为意义不大。”而在《京剧猫》中,熊磊熊亮尝试一种独特的节奏感,这种节奏感被“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评价为“很符合戏剧的节奏”。阿甲说当他看了京剧再来比较《京剧猫》的时候,确实感到很妙,“所谓行家看出门道,外行看热闹,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但梅子涵认为,经典的图画书其实有一种超越民族和地域之上的、属于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而具有这种价值和情感,才会打动所有的人。

  “应该说,熊磊、熊亮、周翔的尝试是一种非常有意义的尝试,而且是恢复中国图画书传统元气的重要的尝试,但这不是中国图画书面貌的全部。风格不是最重要的,比利时画家嘉贝丽·文生创作的《艾特熊和赛娜鼠》其实也是水墨风格。不管哪一种风格,只要发挥到极致,能够打动人和震撼人,就是好作品。”梅子涵认为,原创概念要尽量放宽,让各种风格的作品都可以尝试,哪怕是最欧化的作品,只要很优秀,也是很好的作品。

  在一个中国潮绘本席卷而来的当下,梅子涵同时提醒,要警惕一种生硬地把中国化的符号放进图画书的“中国图画书”,“而是像熊磊所说,应该是一种建立在我们这个民族文化心理、审美标准和价值判断之上的‘中国图画书’”。

  确实,类似熊亮创作的图画书《小石狮》,里边带有的一种浓浓的地道的乡愁的味道,一种情感渗透的东西,打动了阅读者,而不是带有中国符号意味的“小石狮”。“周翔的《荷花镇水乡》也是因为作品本身的地道的情感,某种很真实的情绪的存在,自然深切,引起了人们的共鸣。”阿甲表示。

本土图画书离世界有多远?

  图画书起源于西方,诞生于19世纪后半叶的欧美。1658年,捷克教育家扬·阿姆司·夸美纽斯出版的《世界图绘》,被公认为是欧洲最早的带插图的儿童书。《披头散发的彼得》是世界公认的第一本图画书,是1844年由德国心理医生为自己当时三岁的儿子写的一本童书,1845年正式出版。在亚洲,图画书发展得比较好的国家和地区有日本、韩国和我国的台湾。日本的图画书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起步,至70年代崛起,目前已成为图画书的大国。韩国的图画书从上世纪70年代启蒙,当前发展势头迅猛。但在中国内地,图画书目前仅为起始阶段或称之为复兴。

  “需要用很长时间去接近世界的水平。不是说画面很美就是优秀的图画书,牵涉到故事本身、哲学内蕴、思想覆盖力、创作者的美术才华,包括故事才华与美术才华完美的融汇。”梅子涵他描述了理想中的图画书:风趣、很深的情感、独特的故事角度、吸引人的画面和神采,一些在生活中阅览不到、但会在图画书的阅读中收获的意外和惊喜。

  阿甲同意梅子涵的概括:“起步晚,步子慢,创作群体整体偏弱。现在偶然有一两个作品经过精心的打造后可以达到较高的水平,但整体还有相当距离。一个群体来创作图画书,作为职业,并达到一定的高度,有时是需要一代人的努力。”阿甲寄希望于现在看图画书长大的孩子,日后能拿出经典的作品。

  熊磊则认为,凡是评价,就会涉及到标准的问题。现在国内评价图画书的标准,大都是结构、光影、体例等西方的标准,包括台湾地区,如郝广才的《好绘本如何好》,也是一套西方标准体例。“东方美学和西方美学有些标准是不一样的,如果按照同一标准去评价,会有问题。所以,批评界的当务之急是建立新的眼光来评判图画书的好与不好。如果要做出不再是追赶姿态的图画书,必须有一个不一样的标准在前。”

问题和前景

  对于本土图画书的未来,熊磊的担心是,创作者和出版者急功近利的心态很可能会成为本土图画书发展的瓶颈。

  “现在很多人的心态,不是说种下一个种子,等上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慢慢求回报,很多人太着急了。”先说创作者,熊磊熊亮的“绘本中国”在三四年前就开始准备,只有沉淀下来、融进血液里的东西,才会做得自然,而《荷花镇的早市》,周翔整整画了一年。再说出版者,大多数出版社对编辑都有绩效考核,而这种考核绝大部分是短期行为,“而作者的培养、图书品牌的培养是一个长期过程,尤其是像本土图画书这样的属于成长性的图书板块。”熊磊告诉记者,日本的很多图画书卖了上百万册,但那都是几十年下来的积累,图画书是一种常销图书品种,不可能像畅销书一样一蹴而就,而他们兄弟创作的这套“绘本中国”,明天出版社社长刘海栖就没有给责任编辑徐迪南下市场方面的要求。

  熊磊同时呼吁,希望媒体和阅读推广人在推广时能多关注本土图画书,“凡是推荐,则需要取舍,或者我们本土的图画书,并不比欧美的图画书差了半个世纪以上”。据记者了解,熊磊熊亮兄弟创作的《京剧猫》首先是在台湾地区出版的,出版后曾在诚品书店拿过不错的销售成绩。

  现在一本比较优秀的本土图画书,也适合孩子们读,是可以做到活下去的,但活下去对那些优秀的创作者而言是不够的,“他创作一幅画,很可能会比创作几本书的收益更多,他有权选择更好的生活,没有必要为了图画书舍弃更好的生活”。在阿甲看来,没有丰厚的图画书阅读的土壤,就不会出现西方那种“一本图画书成功,幸福一辈子”的状况,就不会吸引更多优秀的创作者投身图画书创作事业,“土壤的培养是最大的瓶颈”。

  其实,对创作者我们应该持更宽容的心态,有些制度的安排并非创作者所能左右。据阿甲介绍,日本战后那么恶劣的环境,但也有很好的国家体系的图书馆,每个行政区划的图书馆,包括学校的图书馆,有法律规定,优秀的童书、图画书,基本上能保证这些图书馆都有一份,在这样的情况下,好书也不愁生存。“现在我们大都是老百姓自己掏钱买图画书,如果政府不重视文化积累,土壤都得老百姓拿钱去施肥,这不是好事。”

  无论如何,在目前情况下,本土图画书能够比较快地渡过存活关,但要什么时候出经典作品,谁也说不清。现在的本土图画书的创作者和出版者都属于先锋型的人物,他们在尝试着各种可能性,包括能够存活的可能,艺术、风格、表达的可能,走进市场的可能。只有通过他们的努力,当各种层次的作品都出来之后,经得住考验的经典将会诞生。

  “时间将回答一切,创作者的努力就是明天的历史。”梅子涵说。


【相关信息】



来源说明: 图画书原创中国年
原文作者: 中华读书报记者 陈香
编辑:萝卜探长
本文被阅读3604次

 
2000 ©北京红泥巴科技有限公司
webmaster@hongni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