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白菜小弟(爱心树绘本系列) 购买→ ←查看
有2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24439次


 

 
 
圆白菜小弟(爱心树绘本系列)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日)长新太
(日)长新太
彭懿

南海出版 2007年06月 出版

暂无库存。

原价:25.0

开本:16 装帧:精装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内容简介】 
    圆白菜小弟在路上碰到了猪山大哥,猪山大哥说他饿了,要吃圆白菜小弟。可圆白菜小弟指着天上说,你要是吃了我,你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嘣咔——”猪山大哥飘到了天上,鼻子变成了圆白菜!接着,在一片“嘣咔——”声中,身体变成三棵圆白菜的小蛇飞上了天,肚子变成一棵圆白菜的大猩猩飞上了天,脑袋和尾巴变成了圆白菜的狮子飞上了天,最后,你猜什幺东西飞上了天?一条浑身散发着圆白菜气味的圆白菜鲸鱼飞上了天…… 
    天哪,你信不信,要是你给你的孩子读了这本书,那你一定会被“嘣咔——”“哈哈!”的声音吵得震耳欲聋! 
 
【作者介绍】 
    长 新太,本名铃木揪治,1927.9.24生于日本东京,2005.6.25日因咽喉癌辞世。享年77岁。1948年长新太参加《每日新闻》漫画比赛,以作品《长裙子》入选,并进入每日新闻社。1949年,每日新闻社编辑以《每日新闻》的“长”,新人的“新”,以及代表着远大发展的“太”为他组合成“长新太”这个使用50余年的笔名。 
    作品曾获日本绘本大奖、讲谈社出版文化奖、小学馆绘画奖、路石幼少年文学奖、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及国际安徒生奖等重要童书大奖。 
    长新太喜欢与孩子们站在同一个高度上看事情,幽默感来自于对一切事物永远抱持着的好奇与新鲜感,如孩童般不先以成见束缚。 
 
【作者的话】 
    也许是因为我住在空间狭小的城里的缘故吧,我非常喜欢宽阔的地方。 
    我喜欢能够看到地平线的地方,喜欢能够看到辽阔海洋或天空的地方。当我们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时,许许多多的东西就会浮现出来。猪山大哥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所以看到了书中出现的那些东西。 
    如果猪山大哥吃得饱饱的,那他会看到些什么呢?我望着辽阔的天空,想了很多很多。我知道,我的身体正在变得越来越宽广。于是,我的心情也温柔起来了。 
 
 
★以下两篇书评由新经典文化提供并授权在红泥巴使用,未经许可不得转摘。 
 
        “嘣咔——”,长新太让孩子们笑到从椅子上摔下来 
                        ——彭懿 
 
    父母觉得荒唐到了极点,孩子们却觉得是可能的…… 
    每当翻到形形色色的动物变成圆白菜的一页时,孩子们就会笑翻天……“嘣咔——”的节奏感太好玩了,连我也受到了感染,翻过一页又一页,我那种“荒唐到了极点”的想法,也变成了“接下来怎么样了呢”…… 
读着读着,我陷入到了孩子们的笑声和长新太的世界里去了。 
    我那还不识字的三岁的儿子,一边说着“要是小蛇吃了……”“要是狮子吃了……”一边翻页。看着他快乐地“嘣咔——”读书(!?)的样子,我禁不住想:这又是一个成长吧? 
 
    大人的视线和孩子的视线,会读出完全不同结果的一本图画书! 
 
    如果不是孩子拥有这本书,我或许一生都不会走进长新太的世界……我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反正是抓住了孩子们的心!因为抓住了孩子们的心,就不需要道理了吧? 
    不仅我是这样,大人们总是动辄就在里面寻找道理呀、教育性和哲学什么的(也许真的有……?!)。而我的儿子,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特别是“要是大猩猩吃了……就是这个样子!……的场面。 
 
    读一遍当然不够了! 
    “读完了,”我合上书,长男马上就叫了起来:“再读一遍!” 
    在长男的坚决要求下,仅仅是第一天我就读了十遍。  
             ——摘自日本“图画书指南网站”妈妈们的留言 
 
    在日本,长新太的这本《圆白菜小弟》一直是赞否两极分化。 
    喜欢它的当然是孩子们了。 
    它像一粒魔力无穷的开心果,能让从咿呀学语的两三岁的幼儿,到上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爱它爱得疯狂,笑得前仰后合从椅子上摔下来。在日本幼儿园的票选当中,它是蝉连多年的最受欢迎的一本图画书! 
    可是它却遭到了不少大人的“白眼”——这说的是什么啊? 
    是,这是一个看似荒诞、无厘头的故事。而且更要命的是,无论你怎么琢磨,即便是绞尽脑汁,挖地三尺,从里面也找不到什么教育意义。对于这样的图画书,有识之士当然要一声棒喝了!曾经有一位父亲对这类作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愤怒地挺身而出,给作者寄去了一封抗议信:“竟会有这样不知所云的图画书,太不象话了!” 
    那么,对于自己的这类“荒诞”的图画书,长新太是怎么解释的呢—— 
 
    明明是荒诞的,却偏要执拗地去寻找它的意义,当然会混乱了。这就好比去看抽象派画展,如果一定要究明这幅画表达的是什么,画的是什么,想过了头反而却什么也不明白了。而孩子们则直接多了,就是觉得好玩。最大的差异就在这里。虽然大人也曾经是小孩,可在不知不觉中,这种感觉却消失殆尽了。是长大成人了,但好的东西却被削除了。 
             ——摘自《图画书的作家们Ⅰ》:长新太与图画书研究者小野明的对话 
 
    那怕是抽象的东西,孩子们也能直率、聪明地理解。而做为成人的妈妈,理解起抽象的东西来,则要比具体的东西难多了。 
    我的荒诞,不是我们日常的东西,是抽象的东西,也就是超现实主义的抽象。 
——摘自《长新太》:长新太与图画书画家五味太郎的对话 
 
    瞧,长新太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吧,不要整天想着去找什么意义,没有,你找不到,只要看着好玩,开怀大笑就可以了! 
    他甚至说,笑,也是一种巨大的感动呢! 
    其实,成人凭成人的感觉,照样可以读出这类荒诞图画书的乐趣来。比如上面说到的那位父亲,没过多久就又来信了,他说因为孩子看得太入迷了,自己也跟着慢慢地看了起来,虽然还是不知道说的什么,但多少也从中看出了一点乐趣。 
    《圆白菜小弟》就是这样一本让人看了哈哈大笑的荒诞的图画书: 
    有一天,圆白菜小弟在路上碰到了猪山大哥(注意,可不是猪大哥,《鳄鱼怕怕牙医怕怕》的作者五味太郎说你别看只多了一个“山”字,但两个人的见面就不再是平面的了,而且你愈读愈有味),猪山大哥说他饿了,要吃圆白菜小弟。可圆白菜小弟指着天上说,你要是吃了我,你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嘣咔——”猪山大哥飘到了天上,鼻子变成了圆白菜!接着,在一片“嘣咔——”声中,身体变成三棵圆白菜的小蛇飞上了天,肚子变成一棵圆白菜的大猩猩飞上了天,脑袋和尾巴变成了圆白菜的狮子飞上了天,最后,你猜什么东西飞上了天?一条浑身散发着圆白菜气味的圆白菜鲸鱼飞上了天…… 
    天哪,你信不信,要是你给你的孩子读了这本图画书,那你一定会被“嘣咔——”“哈哈!”的声音吵得震耳欲聋! 
    “嘣咔——”“哈哈!” 
    “嘣咔——”“哈哈!” 
    “嘣咔——”“哈哈!” 
    …… 
    来吧,和你的孩子疯成一团吧! 
    又有几本图画书能让孩子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呢! 
    不过你知道吗,长新太,在日本的图画书界可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他一生一共画了四百多本图画书,他从不墨守成规,前卫,不断探索,素以构思奇拔和用色大胆著称,一次又一次革命性地颠覆了人们对图画书的固有观念,是一位真正的大师级的人物。这本二十多年前问世的《圆白菜小弟》,不但被视为他的代表作,也让他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日本荒诞图画书的鼻祖。 
    这个不断重复的故事,其实就是一个语言游戏。孩子们就是在“你要是吃了我”和“嘣咔——”的重复声中,得到了快乐。 
    长新太的画看上去很拙,类似于儿童画。 
    他从不追求形似,大块大块地涂抹,用色鲜艳得让人瞠目结舌。有人说,他色彩的感觉来自于野兽派画家马蒂斯。不管他是受谁影响,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特别喜欢画绿色的森林和黄色的大地。曾经有人追问过他,这是为什么?他回答说自己从不拘泥于色彩的运用,只是任其像河水一样自然流淌,之所以会画出接近原色的颜色,是因为自己的内心有这样的欲望。 
    在他的图画书里,出现最多的就是地平线和天空。 
    这本《圆白菜小弟》当然也不例外了,你看,一条鲜黄鲜黄的地平线,从第一页一直延续到了最后一页。天空也画得开阔,几乎占了画面的三分之二。 
    在这本书日文版的护封上,长新太写上了这样一段话: 
 
    不知是不是因为住在一个狭窄的镇上的缘故,我特别喜欢广阔的地方。 
    我特别喜欢看得见地平线的地方,特别喜欢能同时看得见大海和天空的地方。当你眺望广阔的天空时,就会看见许许多多的东西。 
    猪山大哥因为饿得摇摇晃晃,于是,就看到了这本图画书里的角色们。 
    要是吃饱了,猪山大哥会看到什么呢? 
    我眺望着广阔的天空,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身体里就会渐渐地变得开阔起来,心情也开朗起来。 
 
    不过,这本图画书里有一个谜,我始终也没有解开。就是封面上,圆白菜小弟的右边有一只小鸟。然而,书一翻开,它就飞走了,而且飞得无影无踪,直到这个故事快要结束的一刹那,也就是我们即将合上书的一刹那,它又突然飞了回来。 
    是它嫌圆白菜小弟和猪山大哥太吵才飞走了吗? 
    它又去了哪里? 
    谁能告诉我。 
 
 
             一本有意思的“无意思”绘本 
                  ——季颖(日本圣和大学大学院教育研究科研究员、国际识字文化中心理事)  
 
    周作人先生在《儿童的书》一文中说∶“大抵在儿童文学上有两种不同的错误∶一是太教育的,即偏于教训;一是太艺术的,即偏于玄美∶教育家的主张多属于前者,诗人多属于后者。其实两者都不对,因为他们不承认儿童的世界。”他继而表示∶“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那无意思之意思的作品。”周作人先生这里所说的“无意思之意思的作品”,指的是文学体裁的一种,来自英文Non sense一词。与周作人先生的时代相比,“无意思”作品有了长足的发展,在儿童文学和绘本艺术中占的比重也越来越大。 
    《圆白菜小弟》的作者长新太是日本代表性的“无意思”作家,以漫画擅长。《圆白菜小弟》1980年出版,获第四届“绘本日本”奖大奖,是日本绘本的经典作品之一。《圆白菜小弟》是一个典型的“无意思”作品。 
    它很幽默∶猪山大哥要吃圆白菜小弟。圆白菜小弟说∶“你吃了我,就会变成圆白菜!”于是,读者就在画面上看到长着圆白菜鼻子的猪山大哥。 它很荒诞∶在天空中那空想的世界里不断变幻出现的穿成圆白菜串的蛇、挺着圆白菜身子的大猩猩、甩着圆白菜鼻子的象、令读者失望的肉眼看不见的跳蚤、铺天盖地而来的圆白菜巨鲸……这些造型一次次地冲击着读者的想象。 
    它很有趣∶读者从各种圆白菜变身造型上享受到的乐趣自不待言,傻乎乎的猪山大哥和大头小身子的圆白菜小弟的形象、他们之间的对话、猪山大哥吃惊时的夸张动作,更不知引来多少小读者抱着书本翻来覆去地细细品味。 
    “无意思”作品虽然并不试图告诉读者什么,教育读者什么,往往只是一种游戏之作,而且不遵循事物的常理,但是,正是那种打破常规常理的荒诞,会把读者带到精神解放的天地,鼓起想象的翅膀。 读过《圆白菜小弟》,一定会有不少孩子再看到圆白菜时,就不仅仅把圆白菜看做普通的蔬菜而已,他们会赋予圆白菜生命,用它去编故事,画图画,创作出属于他们自己的新造型。他们也还会赋予其他的东西以生命,用它们去编故事,画图画……想象力、创造性思维就是在这样有趣的阅读中渐渐丰富起来的。  
    《圆白菜小弟》采用了儿童画的风格,这使孩子们感到亲切,得以轻松地走入绘本的天地。这种貌似儿童画的稚拙,表现出了作者对儿童的世界、儿童的本能、儿童心理的深刻了解。讲究的构图、黄绿蓝颜色的绝妙搭配,单纯而有现代感,对儿童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审美意识的熏陶。 从种种意义上来说,“无意思”的《圆白菜小弟》,同时也是一本既“教育”又“艺术”的有意思绘本杰作。  
 
红泥巴推荐级别: ★★★★★

关于本书的成就与赞誉
第4届绘本日本奖大奖 
日本全国学校图书馆协议会必读图书 
入选日本全国学校图书馆协议会第23次“好绘本”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经典书评
  • 一场“图画的演奏”——也谈《圆白菜小弟》 (苏清华(图画书与美育研究者) )
        《圆白菜小弟》,是日本著名的绘本作家长新太创作、由中国著名的图画书研究员彭懿翻译、南海出版公司引进出版的儿童绘本。这是让孩子们笑翻天的一本书,也是很多成人看不明白的一本书!有些家长跟我说:“这书画的这么简单,你说说,这有什么意思嘛!孩子还那么喜欢!”那我们先从书的绘画风格谈起吧! 
     
        本书的绘画风格完全是儿童涂鸦期的手法,孩子们一看就象自己的涂鸦一样,第一眼就因亲切感拉近了距离,!儿童对自己的涂鸦总是很珍惜,看涂鸦一样的画感觉象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作者深谙儿童心理!懂得孩子!他的绘画也是出色到一定程度,又反回来了解儿童涂鸦,才能创作出如此贴近孩子的作品!很多画家画到一定阶段,就再也回不到儿童本有的那种绘画状态了!绘画风格也是许多成人不能理解这本书的原因,一如很多学画孩子的母亲,总是要对孩子说:“你画的什么呀?怎么一点也不象?”这种审美标准多少有点排斥这本书。即使书中具有游戏性质,成人们也感觉不出来其中的乐趣!儿童天性喜欢做游戏,所以他们被书中的游戏所吸引,个个乐翻了天! 
     
        【文图相配合的游戏。】乍一看,这本书似乎很简单,从头至尾是憨笨老实的猪山大哥和机灵鬼圆白菜小弟的对话,有些话重复了又重复,比如仿佛铿锵作响的那个“嘣咔——”!您可别小看了这两个字,就是这两个字,给了孩子无尽的乐趣!长新太把图画书的翻页效果演绎到了极至,他知道孩子们最爱的游戏就是“藏猫猫”,所以利用图画书翻页的特点和那个“嘣咔——”相结合,演绎了一场语言与图画的“藏猫猫”!每当猪山大哥问:“那,要是×××吃了你,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呢?”,圆白菜小弟说:“就是这个样子!”究竟是哪个样子?本页却没有表现,只有翻到下一页才能看见,此时,讲故事的人可千万不要急着翻页,等一等,再等一等!孩子们就猜了:有可能是肚子、有可能是头、有可能是鼻子!有可能……,见你还不翻页,孩子急的就自己上来动手了!翻页一看,哇,画的比自己想的都可笑,原来是这样啊!紧接着又开始猜下一个,每次都不同,直到你快猜腻了,突然画面什么也没了(跳蚤那页)!孩子的兴趣又被勾起来了!再翻一页,又没有!简直耍人嘛!正当孩子要抱怨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大跨页的圆白菜鲸鱼!这是非常有视觉冲击的啊,孩子的好奇心又一次快乐的打开了。那强烈的视觉冲击,就是画家巧妙的利用画面构图所产生的! 
     
         【单纯的构图。】画家长新太说自己喜欢宽阔的地方,所以他的画面也很开阔!如果把画面从上到下分为三份,似乎画面的内容都画在最下面三分之一处,地平线形成一种纵深效果,这种纵深感更突显出占据画面三分之二天空的“开阔”。而且每一幅都如此!其实这种“开阔”是非常讲究的,这样安排,就是为了配合那“嘣咔——”一声在天空中出现的“圆白菜动物”,让那孩子期待的动物正好出现在画面视觉点上!如果按绘画构图的“黄金分割”法则来说,正好出现在黄金点!分析长新太的这种构图,我不禁有点感动,因为他太了解孩子了!而且一定研究过儿童绘画心理和视觉感受!儿童在观赏一幅画时,画面中心位置的内容会首先吸引他们的目光,如果此内容正是故事的核心,孩子会对它记忆深刻、大感兴趣!如果下一幅画面同样在中心位置来表达,孩子不会因此而厌倦,反而会得到更大的满足和愉快!这种重复正符合孩子单纯到及至的视觉感受。儿童的这种视觉特点也表现在儿童的绘画中,孩子们常常将最希望表达的内容放在画面的中心位置!由此可见,长新太的这种构图就是专门为孩子的视觉感受设计的!构图中出现的动物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会儿又没有,就象用图画“演奏”高低不同的音符一样,而在整场“演奏”中,画面的色彩始终不做变化,难道有什么用意吗? 
     
         【色彩的视觉与味觉。】 长新太知道儿童对色彩的感受能力是极为惊人的,色彩的舒适是这本书的特点,黄绿蓝三色是色彩调和中最“适目”的,黄色和蓝色是对比色,在所有的色彩对比组中(比如红绿对比组、橙紫对比组),是最舒服的一组对比色,而且正好调和为绿色,画家在书中几乎只用了这三种颜色,这三种颜色也是最具活力、想象力、生命力的颜色,书中的黄蓝对比色调用面积的大小和小片的灰色来调和,迎合了儿童的视觉感受。最为好玩的是,这本书通篇都在说“吃”!一个饿的摇摇晃晃的猪山大哥,什么都想吃,却什么也不能吃,到最后都拖着长长的口水!幽默的长新太使用的黄绿色别有一翻滋味啊!黄绿色在色彩心理的味觉感受中,是“酸”的感觉!您试着默想一下,有那种颜色能有这种感觉呢?我在给高校美术系学生的色彩构成课中,布置表达“酸”感觉的色构练习,交上来的作业几乎都用的黄绿色!看到这里,您的口腔是不是开始分泌酸的液体?这就是色彩的魅力!哈哈,不但是“酸”的感觉,还是酸甜的感觉呢!您想到柠檬了还是青苹果了?那圆白菜的味觉对于猪山大哥来说,是不是酸甜可口的呢?难怪他昏了头,一次次出现幻觉,那么您呢?是不是也被这些空中出现的怪物迷了眼睛,竟没有发现那些悄然隐藏的细节?  
     
        【不易察觉的细节。】大家都能发现,封面就是故事的开始,圆白菜小弟登场了,还有一只悠闲的小鸟在他附近,说它悠闲是因为它不是飞在空中而是落在地上,只有肯落在地上的鸟儿才是不慌不忙的!可见圆白菜小弟是很亲和的!可是一翻页,那个饥饿的猪山大哥出现了,吃的欲望使他见什么就想吃什么,吓得那小鸟飞的连影子都不见了!猪山大哥的饥不择食不仅给圆白菜小弟和鸟儿带来了不安,水里的小鱼也感到了不安。你看,小桥出现的那一页,桥下水里的鱼游的多欢,猪山大哥一到,鱼儿全都没影儿了!。池塘出现的时候,池塘里的小鱼正在做游戏,猪山大哥一到,池塘马上一片平静,鱼儿全都潜藏在水底!而猪山大哥一走,池塘里的鱼儿又出来撒欢了!和圆白菜小弟走了那么一段路,猪山大哥的帽子竟然掉了九次,对于一个肥胖又饿的摇晃的猪山大哥来说,弯下身子捡起帽子再戴上的动作重复九次,不头昏眼花才怪呢!你看他眼前出现的圆白菜动物越来越大,圆白菜的气味直往他鼻孔钻!最后,被饥饿和惊吓折磨的脚步踉跄的猪山大哥,听说圆白菜小弟要请他到好吃的饭店吃饭,瞧他的眼神,虽然只有一个点,可分明是那种直勾勾对好吃的一片向往的眼神,拖着长长的口水,一任圆白菜小弟拉着他向前走,再也没有起初捉住圆白菜小弟,要吃了他的那种凶猛!猪山大哥的眼神,让读者顺着圆白菜小弟手指的方向,似乎能看到在书页之外的远处,有一家“好吃的饭店”!此时,猪山大哥没有了要吃人的欲望和凶猛霸气,只有“好吃的饭店”这一个目标,也不会给动物带来不安了,你看,那只小鸟都飞来了!至此,故事结束了,在整个故事中,您感受到一场“图画的演奏”了吗? 
     
        【一场图画的演奏。】长新太用图画说:故事是发生在这样一段路上的,圆白菜小弟在叉路口遇见猪山大哥,一起上路,来到一座小桥(猪山大哥的鼻子变成了圆白菜!),跨过那座小桥(小蛇变成了一串圆白菜丸子!),经过一片树林(狸猫长出圆白菜肚子!),拐了一个弯(圆白菜猩猩出现了!),来到一片池塘(圆白菜青蛙一蹦一蹦!),经过那片池塘(圆白菜头的狮子来了!),在一片林地边拐了三个大弯,(圆白菜鼻子的大象飘上了天!),又拐四个小弯遇到一个山包(看不见的圆白菜跳蚤在作怪!),在山包上滚下来(大鲸鱼统治了天空!),最后,圆白菜小弟和猪山大哥向好吃的饭店走去!这样的一段路程或许很多人走过,在走的时候或许也有过唠嗑的经历,可是长新太却把这“唠嗑”弄的很有节奏,在一片“嘣咔——”声中,高潮迭起!到跳蚤的那一页,就象音乐戛然而止,安静了两页。突然从低八度跨越到高八度,似乎所有的乐器轰然奏起,一条绿色的圆白菜鲸鱼突的充满画面,延续两页的节拍后才缓缓收音!真是非常好的“图画演奏”啊!


会员书评
  • 这个圆白菜成了精——读《圆白菜小弟》小记 (园中三叶草 ·2007年07月 )
      我拿到《圆白菜小弟》这本书时,儿子去院子里玩儿去了。在为儿子大声朗读这本书前,我独自来回翻看了好几遍,直到心中有数了,才等着和阳阳共读。 
      读这本书很重要的两点是:第一,孩子如果事先没有看过书中的内页,阅读效果会很好;第二,讲故事的人一定要在翻页的同时,猛地大声叫喊“嘣咔”,手上的动作和声音要配合到像刀起人头落般的干净利落,而不是翻过页来,看着书上右页里的文字读出“嘣咔”。这样孩子早已看到左页上面的图画了,就像是放电光花炮,天上已经绽开了花,好一会儿才听到一声爆裂的巨响,时序都颠倒了。 
      整个一中午,阳阳不厌其烦地让我给他读这本书,读了数不清多少遍,有点闹过了劲儿。读到后来,许多最近看得比较熟的别的图画书里的对白也串改进来了,比如布鲁姆博士系列、奥莉薇、子儿吐吐中的一些口语,连贯起来说就是“嘣咔”、“我的老天啊”、“不得了啦,不得了啦,鲸鱼怪来啦”、“吃五个圆白菜好吗?” 、“一颗吧?”、“不行四颗吧”、“把胖脸儿的木瓜树拔掉换个白菜树吧”……我估计到最后,圆白菜小弟请猪山大哥吃的这顿饭里的菜都是做成类似人形烧模样的东西,不是猪形菜就是猫形菜或者鱼形菜。阳阳玩累了,困得东倒西歪,还说“先把‘圆小弟’的书搬走,等我睡醒了,再把它搬回来”,又串改了奥莉薇的词儿。 
      …… 
      说完共读记录,我再谈谈对此书的看法。这本书的画风很稚朴,线条和色彩都像是孩子的手笔,打底子的铅笔稿都留在画面上,不象大狗熊布鲁姆博士的书中,铅笔线条与画面结构自成一体。超现实的想象还都是在合理的框架中,造型上圆乎乎的山峦、林木、小桥、土坡、水塘以及各个动物角色,都没有脱离圆白菜的形貌。在读者眼里,这本书完全不同于古典的插画家作品,简单而反叛。但是,它印证了儿童审美期待视野的首要特点:浅近性。越是简约的东西越能吸引儿童,在充分理解后吸收作品,和作者创作作品的过程是很相似的。而低龄组的读者群在不受社会心理干扰的情况下,审美观又有趋同性,也就是说,不出意料之外,一般的儿童都会在第一次读这本书时就喜欢上了它。 
      《圆白菜小弟》的成功在于自然而然地吸引读者,影响读者,牵引读者,征服读者。九次重复的“嘣咔”后的可预测性,使得读者的心理向作品的方向顺应,但同时,读者又很容易从作品中脱出身来,对故事进行再加工、改造,甚至完全按自己的意愿重组故事,这个过程可以做到无障碍,而且故事的逻辑也不会乱。这恐怕是《圆白菜小弟》成功的最大原因。 
      另外,分析儿童心理的研究者,如果尝试问一些挑战性的问题,比如“圆白菜小弟吃了圆白菜会怎么样呢?答案可能是一些穷举的笑料,也可能是“我加我等于我”这样的无意识答案,到底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