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勇作品:抵岸(蒲蒲兰绘本系列) 购买→ ←查看
有1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11824次


 

 
 
陈志勇作品:抵岸(蒲蒲兰绘本系列)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陈志勇
陈志勇

连环画出版社 2011年12月 出版

库存:8

原价:108.0 会员价:95.0
会员折扣:88%

开本:16 装帧:精装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内容简介】 
    最后一次亲吻挚爱的妻女,黯然踏上远洋轮船,到陌生的国度,他经历了接踵而来的纷乱和艰辛,找寻着生存的方式……相簿形式的无字图画书,完全采用图像来表现人物和环境。画面衔接流畅,如一部隽永的老电影在上演。 
 
【作者简介】 
  陈志勇1974年出生于西澳大利亚珀斯市郊区。在学校中,他得到了“绘画高手”的称号,这或多或少弥补了他在班里个子最矮的缺憾。1995年陈志勇从华盛顿大学毕业并获得美术和英国文学双学士学位,目前在墨尔本担任自由艺术家和作家。 
  自十几岁起,陈志勇就开始为小发行量杂志中的科幻小说和恐怖故事绘制插图,此后便以通过超现实的、梦幻般的图画探讨社会、政治和历史主题而闻名。他的作品,如《兔子》、《绯红树》、《失物招领》以及著名的无字绘本《抵岸》等,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受到各个年龄层次读者的喜爱。 
  陈志勇担任过剧院设计师,并在电影《霍顿与无名氏》和皮克斯动画工厂的《机器人总动员》中出任造型设计。他还与Passion Pictures Australia工作室一起改编创作了动画短片“失物招领”,此片于2011年2月获第83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同年3月,他被授予有“诺贝尔儿童文学奖”之称的瑞典林德格伦儿童文学奖,以表彰他对国际儿童文学的贡献。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会员书评
  • 写实梦幻——陈志勇的故事与创作 (河马 ·2012年03月 )
        在正式看到《抵岸》之前,我其实早就见过它的封面了,当时我以为它是某个画家的超现实主义的创作,也没有多想。后来在红泥巴,阿甲把这本厚厚的书递给我,我认出了这个封面,等我把它迅速翻看一遍以后,我真正大大地吃了一惊。 
     
        它是如此之厚,作为一本绘本,页数估计是创了记录了,因为这本书干脆没有页码,我又懒得一页页去数,因为我可能会数错,数错了就糗大了,反正它比普通绘本厚上几倍就是了。 
     
        从拿到书的开始,我就时不时地有贼人胆虚的种种表现,我会搓一搓,或者试图把书页摩挲平整,我甚至会把鼻子凑近书,死死盯住书上的某个污渍,然后死劲回忆自己刚才吃东西时是不是把茶水滴到书上了! 
     
        书上确实有不少折痕和污渍,甚至还有小儿涂鸦,不过,我发誓,这些都不是我干的,它们完全是作者的做旧手段!整本书都是这样,它的颜色就像书被泼上茶水又在太阳下晒过似的,老照片大抵如此。不稀奇。 
     
        不过,这是一本无字书,既然是无字书,我就要从画面上寻找所有的线索,从这么厚的一本无字书中搜索出各种故事元素来,看来是个挑战呢!好在我喜欢这类的挑战。放马过来就是。 
     
        《抵岸》不是一般的绘本,除了长度出奇以外,还有里面大量奇幻元素,都会给人造成困扰,但是,静下心来仔细看,大家还是可以从里面看到清晰的故事脉络。 
     
        《抵岸》原来是一部史诗。 
     
        故事表面上是在讲述一个家庭的发生在短短几年间的移民故事,但是仅看蝴蝶页,我们就会发现陈志勇讲述的故事的跨度实际上是很长的。蝴蝶页里面那一排排证件照般的图片,这些亚欧非各个种族男女的样貌(尤其是最后一排左面和右面的男女),从造型和服饰上判断,他们的年龄跨度至少有百年,完全可以证实故事讲述的还是我们的历史;虽然故事里掺入了很多的奇幻元素,但故事里套入了三个不同男女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里的女孩儿,被监禁虐待的经历是旧世界虐待童工漫长历史的缩影; 
        第二个人的故事里下水道、巨大的皮靴和吸人器明显有纳粹迫害东欧知识分子和进行种族屠杀的痕迹,而老兵的故事虽然是一代代军人共同的经历,但是仔细看他们的长大衣和裹腿,还是留有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欧洲战争的痕迹。种族不同,地域不同,时期不同,相同的是长期以来人们对梦想的追求。 
     
        陈志勇讲述的不是一个家庭的移民史,他讲述的是整个新旧世界的移民历史。这不是史诗是什么? 
     
        在绘本界,史诗的创作是很稀罕的,几乎没有哪个人会做这样的选择。可陈志勇这么做了。我们可以推测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他本身就出身于亚洲的移民家庭,而且还可以推测他有这样的想法由来已久。可以想象,这样的家族,会格外重视照片这种历史的载体。每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接触到大量的旧照片,我们会问自己的家人,这些发黄的照片上的人都是谁,他们和我们是怎么样的关系……这些照片也许在很久以前就刺激了陈忠勇,使他有创作移民史的想法。 
     
        等到真正开始创作时,陈志勇选择了旧照片一样的图像作为故事载体。不仅如此,他每隔一段,就会索性将旧照片般的图像一排排安排好,让它们讲述天气与气候的变化,讲述道路的漫长和时间的流逝,当然也讲述了民族的迁移。看着那些变化莫测的云图,我们甚至可以想象这些图片是否代表着不同人眼中的世界,作者会不会借这种方式暗示我们,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方蓝天下,但是蓝天一方下确实还是有不同的人过着不同的生活。 
     
        可以说,《抵岸》里大量的“旧照片”是它独一无二的特点。 
     
        有人说,《抵岸》里存在着梦幻一般的情景。这话实在不假。不过,这种梦幻显然证实了那句老话“梦幻是现实的投射”。大仲马曾经说过:“历史,是我往上面挂小说的钉子。”在《抵岸》当中,梦幻是陈志勇往上挂历史的钉子,奇境,是我们地球上曾经发生过的所有坏事和好事的投射。 
     
        关于这些梦话奇景,大家的看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自然不想贸然多嘴。我只是想在下面简单说说我的一些看法。 
     
        1、虽然陈志勇的奇幻形象在一开始就出现了,但是,主人公抵岸后的环境更具有及其浓厚的梦幻色彩,这种安排显然表示,新大陆,不管是澳洲还是美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代表着新奇与梦想。 
        2、人总是喜欢从梦境中看到自己熟悉的从形象。每当看到陈忠勇的新大陆形象时,我总会想到奥兹国来;而那些小鸟,飞翔的时候,那折纸一般的形象,虽然更丰满些,却总让我联想到千与千寻里那些有些吓人的纸片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最喜欢的是他的那些小精灵一样的宠物,虽然我敢说,你在布鲁盖尔的画里找不到那些形象,但只要一看到这些小精灵,我就是忍不住会回忆起老布鲁盖尔的那些狂想。没办法。梦幻有很多种,《抵岸》的梦幻是严酷的,曲折的,那陈旧的色彩,陈旧的痕迹,都说明,陈志勇的梦幻不是五光十色的巧克力工厂,彩虹尽头也许会有金币和小精灵,但是要攀登上彩虹,却要经历比龙卷风更漫长更艰辛的道路。 
        3、在他的梦幻王国里,食物、建筑、精灵一般的宠物到人们的生活方式都是奇幻的,梦境一般的。很多人喜欢研究梦的含义,于是认为这些图像具有符号般的象征意义,于是对此展开讨论,这是仁者见仁的问题,这里就不做赘述了。只是我觉得宠物精灵的出现显然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人与宠物的关系本身就是相互依赖的,在精神和肉体上都具有双重的依赖,而且喂养宠物本身还代表着自由(或者说权利)与责任这一对矛盾,想想主人公的生活,我倒是觉得小精灵宠物象征着他在新大陆的生活意义——是自由的,又是有责任的。而且从故事上来看,主人公对小精灵的依赖要更明显些。 
     
        总之,《抵岸》是一部史诗,很特别的史诗,脚在大地上,翅膀在天上。 
     
        还有一个零碎看法,陈志勇有为电影公司工作的经历,这样的经历也许在他的创作中留下了印迹。 
     
        总是感觉《抵岸》的画面很有电影画面的一些特点,尤其是主人公抵岸后所见到的街景,很有电影经典画面的感觉,而他后来找到张贴广告的工作的这段经历,更像是在向名作《偷自行车的人》致敬。而他对色彩的处理,又让我不由得联想到《辛德勒的名单》。它们都是在现代社会里,抗拒抵触肥皂泡般的五彩胶片,采用褪色泛黄的黑白来记录历史,那一段段心酸史、那一段段被迫害被遗弃的历史。《辛德勒的名单》里唯一的色彩是小女孩的红色大衣,但是即使这唯一的红色,也葬身于毒气室里;比起《辛德勒的名单》来,虽然同样是救赎与自救,虽然也只出现唯一的色彩,但陈志勇毕竟还是让那透明的蓝色,出现在最后一页,出现在图片的一角,至少昭示了乐观的未来。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